2020年9月20日 星期日

《Tenet天能》影評—What's happened, happened? (spoiler alert)

前言

這是筆者二度觀看《天能》後的個人感想。相比起於其燒腦無比的劇情,本文更著重於電影背後的意義。事實上,筆者進行二周目的目的,本是為了釐清劇情上一些不明之處,但卻發現最大的得著,其實是透過對人物的動機和經歷有更深刻的理解,從而令整套電影變得更有血有肉。

因此筆者極度推薦已經看過本片一次的朋友們再度進場,而如導演Christopher Nolan的建議Don’t try to understand it, feel it,你的動機應該是去感受更多。

 

正文

正如《Interstaller》以科幻作為包裝,但談的卻是愛這個概念在宇宙間的意義,從結論說起來本片的一大命題,是在宿命前面,我們到底是否擁有自由意志?

 "What's happened, happened.”作為天能組織的信條,始終貫穿於故事的主脈絡。這彷彿告訴我們,即使我們能某程度上操控時間,已發生的就已經發生了,過去固然是不能改變的。但更重要的是,其實這也說明未來也是不可改變的。正如Neil在故事的結局解道,所有電影內裡發生的情節,都於一個大局觀上的時間夾擊即後人們透過其息上的優勢過去的人塑對已方有利的形勢話說,你的明天同時亦是某人的昨天也是一個happened,即使在你的認知中仍未發生但早已成為一個不能改變的事實。我們就像戲中的逆時子彈,看上去是自己動起來,其實還是受到其他因素的控

這個世界觀,像極了叔本華,幸而我認為Nolan並不打算就此服從,而是對它作出挑戰。


首先我們必先要注意,"What's happened, happened.”並不是電影世界觀內的物理定則,而是天能組織所相信的(或是天能高層希望下面的成員相信的)信條。由於改變過去有機會創造平衡時空,對發跡於未來的天能組來說,他們在未來仍能存活就證明了敵方未來人勢力的行為失敗,因此他們只需確保過去不受到干擾就可以,誰該活誰該死,一切按原定劇本走。

這句話最常出現於Neil的口中,他的結局亦是對於天命論的重要討論。Neil用悍馬車把男主角由於沒有名字我暫以JDW,即其演員姓名的簡寫稱之和小隊長Ives從地底吊出來從他們口中得知在地底受到已方不明人物幫,亦認神人不是紅隊的人物這時Neil這救兵就是他自,而且根既定的事實從地底被救出來的就只有JDWIves,因此Neil下去是一定回不來的。

JDW角度來看,Neil在地底內受光頭奸角槍擊,然後隨爆炸被埋在地底是既定的事實,但既然JDW和小隊長Ives已被Neil救出,要是Neil不逆轉時間回到地底幫助兩人,也不見得有什麼問題阿?可能三人仍能活得好好的。但Neil認為他們已經救了世界(同時亦救了JDW這個老友),他不想著風險而改變歷史,因此產生以下對話:

Neil : We just saved the world, can't leave anything to chance.

JDW: But can we change things if we do it differently?

Neil : What's happened, happened. Which is an expression of fate in the mechanics of the world. It's not an excuse to do nothing.

JDW : Fate?

Neil : Call it what you want.

JDW : What do you call it?

Neil : Reality. Now let me go.

從結果上來看,Neil的確一如預料逆轉時間回到地底並宿命般迎來他的死亡。但其實他是可以選擇別的行為,所以主觀角度來看,他是為了確保之前的努力沒有白費而甘願犧牲自己,因此他是選擇下去的。他的觀點,接近於「成事在天,行事在人」。


JDW的行事方針看似把” What's happened, happened”的信條視為無物,但仔細一看,其實他才是看得最透徹的人。

在逆時空中讓女主角Kat成功療傷,並透過奧斯陸機場的旋轉門成功回到順時時空後,JDW認為鑑於演算機已被Sator奪去,他們不能再以常規方式行事,於是讓Neil和印度女軍火商Priya聯絡,進行一段在原來的歷史中不存在的對話。

網路上談這情節的人不多我卻認為極為關。透過這段對話,JDW才驚覺他在早前公路追逐戰中的失利亦是整個計劃的一部分,計劃本來就是讓他把鈈241送給Sator,後者集齊9個部件後就會有所行動,然後天能組織就能一舉把整個演算機奪回來。

現在我們回想一下,JDW為何弄掉了鈈241?那是因為他先要拯救Kat但失手被擒後再違反信條,嘗試逆轉時間回到戰鬥地點改變已發生的過去,但Sator棋高一著把JDW撞個人仰馬翻,JDW也差點因為車子起火而被凍死。首先一個CIA特工為了救一個人而令全世界的安危受到威脅,這種神展開本身就很難想像,正常人都會預測JDW在拿到目標物件後就會全速逃離,能預測到他竟然以如此神奇的方式把鈈241送給對頭人,然後據此而策劃行動的,必然是未來人。

因此如果命運真的一早寫下的話,那麼違抗命運的嘗試其實也是被注定的,這樣的話何必被這個概念縛手縛腳?PriyaJDW已經能以全新的角度觀看世界,我認為指的就是這點。在電影的最後,Kat察覺到危險並使用JDW所提供的電話救救,那通電話其實並沒有完結,證明在原本的歷史中,Kat在電話未結束前就已被Priya槍殺,但已成為天能老大的JDW逆轉時間,改變歷史。

在最後的對話中, Neilfate稱為"Reality", 這令我想起Nolan的另一神作《Inception》。導演製造出一個開放式的結局,到底陀螺最後會否停轉?Cobb是否已回到真實世界?時至今日仍是不解之謎,然而在一次訪問中,Nolan對於這個安排作出解釋,他希望籍此表達的是,Cobb還未確定自己是否已回到真實世界,就急不及待地向久未見面的兒女們奔去,無論是在夢境還是真實世界,他都會做一樣的事情,活在當下是最重要的,即使現實不等同於真實。正如無論在哪一個時空,Neil仍都願意為了拯救世界而犧牲,這就是他所選的現實。

如以Matrix的世界觀來說,有人選擇紅色藥丸,但亦有人會吃下藍色的,無論如何,尊重現實,努力面對現實都是重要的。

在電影末段,Sator解釋未來勢力想要滅絕前人的原因,義正辭嚴,以為JDW會就此語塞,然而後者卻說每個時代的人都在面對不同的問題,無一例外。我們不知道明天會遇到什麼問題,更不知道應以什麼方式解決,只能依靠著無知的優勢,勇往直前。

 

因此回歸主題,人到底是否宿命的奴隸?

這真的重要嗎?

 


JDW說對他們這行來說,”Lying is the standard operational procedure”。那麼人生在世的standard operational procedure是什麼?

仍不清楚的話,可以去問力威的胡師博。

 

 

對於故事中心思想的分享到這結束,接下來也分享一下二周目所帶的新感動。

雖然第一次觀看後就知道Neil是一早認識JDW的,但再次看到兩人在戲中首次在印度見面,再次看見Neil表現出對JDW的親切感仍是十分感觸。

兩個在完成奧斯陸偷畫行動後,因為Neil已見識過逆時科技,JDW表明未來一定會把他除掉,Neil看似是耍嘴皮般說「我更希望自己決定自己的死期」,知道結局後才明白到,他不是不想死,而是希望找個有價值的場所而死,想到這我當時是流淚流到不行,同行首次觀看的友人不知道我在發什麼神經。(說話回來,Neil的死,到底又是JDW還是Neil自己的decision)?

然後兩人完成逆轉時間版的奧斯陸任務,成功救回KatJDWNeil為什麼不告訴他那個蒙面人就是他自己,Neil說這是個policyJDW追問是誰的policyNeil做了一個老友打招呼般的鎚胸口動作,並說道:Ours, my friend」這個Ours不是指他們所屬的天能組織,而是他們兩人,從這裡看得出來,Neil有點難掩心中的情感,開始把現在JDW視為未來版的JDW (Neil所認識的老友)

有了這些情感的基礎,最後兩人道別的情境就更為感人了。

Neil : For me, I think this is the end of a beautiful friendship.

JDW: But for me it's just the beginning.

 Neil : We get up to some stuff. You gonna love it. You'll see. This whole operation is a temporal pincer.

I'll see you in the beginning, friend.


最後,我認為本片製作精良無比,劇情優秀不用說,場景和打鬥設計均極為用心,更是Robert Pattinson的洗底之作。早前得知他將飾演蝙蝠俠,我心諗屌啦媽唔係掛,現在卻對新的蝙蝠俠電影充滿期待,亦希望他從肺炎早日康復。

正如前言提到,在這不談燒腦情節,但如果各位希望討論情的話,歡迎留言。

2020年9月16日 星期三

誰是中國股神

考考大家,有一位在深圳的投資者,今年單是在上市股票賺取的投資收益就可能高達4000億港元以上,更強的是投資其實並不是他的主業。

以下是這位投資者的組合中比較主要的倉位(盈利為粗略估算),猜猜他是誰?


佔公司股本YTD%股價增長 (港元十億)
Meituan18%140%153
JD18%104%84
Sea Ltd26%275%106
PDD17%100%58
SPOT9%57%11
SNAP11%46%10
NetMarble18%102%6
Douyu37%85%7
Sogou39%83%5
VIP9%13%1

此外,這位投資者曾以379元的價格(分拆前)買入4.89%的Tesla股票,他是否仍持有該批股票則無從稽考,但如持有至今,這筆投資的回報達155億美金。




2020年8月29日 星期六

2020年8月近況

上次更新已是5個月的事之前也提到在年頭換了工作事實上這次是由資產管理轉到私人銀行環境。


在三月的時,沖積著巨額槓的私人銀行絕對是出現最多恐的地方之一多少UNNW客戶尤如經紀行老散一樣被call孖展斬倉誰會想到一隻沒有違約的債,其債價可以一夜之間下跌20%另外一些買了各種奇怪的結構性產品的客戶也奇怪地接了貨。以往接觸的客戶都是百億美元級別的機構投資者無論是進場還是撒退一般都是有序地進行因此他們主宰的是市場中長期的走向而私人銀行客戶行為上終歸還是散戶一名雖然模上和機構投資者不可相提並論fight or flight心態對短期市場的影十分巨大。那種孖展股票跌到要砍債券,砍完債券再砍黃金的死亡漩渦,某程度上就是由PB引發。因此我也算了找了個best seat in the house看這一場大

老話一句,高波動已成市場常態任何抵御不了波動的投資策略在可預見將來都不會是好的策略。另一方面的是筆者所的部門仍在擴張階段雖然對今年的花紅是零期望但似乎不會被炒魷而筆者的舊東主已在進行瘦身計

大型股票在今年上半年的財務表現大多勝於預期,但仍很難說大市升幅是以基本面主導。市場充滿著過剩的流動性,然而實體經濟依然乏善可陳,令資金寧可在資本市場上塘水滾塘魚。

因應美國債比率上升標普調低美國信用評級,但正如巴菲特和新債王Jeffrey Gundlach提到,如果那國家能無限量地以自己的貨幣不斷發行債券,那是優良信用質素的表現,怎可能降評級?問題從來不是還錢的能力,而是貨幣。美國印銀紙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但印到市場對美元霸權產生懷疑,卻是新鮮事。

很久以前談到MobileyeIntel收購,我形容那是我「不想賺錢的錢」,那是一家非常有潛力的公司,我看的是增長4-5倍的潛力,結果被迫以30%溢價賣走,尤如鷲哥拎住幾皮野在你前面灑,囉去洗啦老散!

老實說,對於今年的「升市」,我也有這種感覺。在沒有底線的量寬措施下,未來的增長已大量被透支,這對仍極度依賴儲蓄作為資金增長來源的年青一族來說極為不利。今年給你賺個40%,要是未來幾年均是零增長,儲+投資收的複利效果無法發揮那有什麼用呢?對尋求有意義的投資回報的投資者而言目前根本沒有傳統意義上的低風險選,因此在合理的選股原則和風險管理為前題下,以膽博利仍是唯一的道路。

核心的投資策略,仍是未來5-10年的supertrend,美股說來說去其實就是那幾家,在此不再贅述(我沒買Tesla就是了)。如果你仍有估值潔癖,請記住一件事:下筆這一刻10年國債收益率是0.56%,換算成市盈率就是179以微軟為例歷史市盈率也40倍不到假設零增長只要定性夠高也是便到爆,事實上就算情差如今年第2仍在擴張。

中港股方面,正如after Covid的美股嬴家們受到市場追棒,估值大幅上升考慮到中美對抗的恆常化,除了業務主要集中在國內科網股們內需亦是必然之選,因此有更多需股票的A股市場不容忽略。而更重要的是A股相對港股不受中外資金博弈的影,對基本面投資者來說更得心應手。

另一方面今年筆者在年中也做了很愚的對沖操作還好在港股IPO上的獲利足以彌補有餘,算起來好也就海普瑞輸錢。今年下半利仍有大量廣受注目的新股即將上市藍月亮是港股少有的家用消需龍頭華置物管和融創服務背靠著司龐大業務,螞金服就不用說了個人認為值博率高絕對值得留下部分資金關注。

此外中美長期對抗,美元疲弱等因素令黃金突圍而出。我素來不喜歡黃金無法產生收益的特性,但反正美債收益率也無限接近零,令黃金成為對沖大部分地緣政治和美元風險的絕佳工具,目前黃金佔筆者倉位10%左右。

港樓對我而言仍是零價值,尤其是在考慮relocation可能性的前題下,不動產更是負擔。

《黑豹》男主角Chadwick Boseman在昨天因癌症病逝,令我震驚的是我從未聽說過,也看不出他診上3期結腸癌他在拍攝《Da 5 Bloods》時仍是猛男一名!黑豹這角色已讓他獲得全世性的名聲,但在成名後他仍堅持在對抗魔的同時接拍了三部成本較低的電影。Chadwick的離世固然令人傷感,但另一方面,能找到一個值得他用生命去熱愛的事物卻是不多人擁有的幸福。

地球很危險投資市場也會極為波動。我們一方面要保持警覺,另一方面也要stay peace of mind。正因為世界立立亂,我們更要集中精力於值得注關和珍惜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