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6日 星期三

誰是中國股神

考考大家,有一位在深圳的投資者,今年單是在上市股票賺取的投資收益就可能高達4000億港元以上,更強的是投資其實並不是他的主業。

以下是這位投資者的組合中比較主要的倉位(盈利為粗略估算),猜猜他是誰?


佔公司股本YTD%股價增長 (港元十億)
Meituan18%140%153
JD18%104%84
Sea Ltd26%275%106
PDD17%100%58
SPOT9%57%11
SNAP11%46%10
NetMarble18%102%6
Douyu37%85%7
Sogou39%83%5
VIP9%13%1

此外,這位投資者曾以379元的價格(分拆前)買入4.89%的Tesla股票,他是否仍持有該批股票則無從稽考,但如持有至今,這筆投資的回報達155億美金。




2020年8月29日 星期六

2020年8月近況

上次更新已是5個月的事之前也提到在年頭換了工作事實上這次是由資產管理轉到私人銀行環境。


在三月的時,沖積著巨額槓的私人銀行絕對是出現最多恐的地方之一多少UNNW客戶尤如經紀行老散一樣被call孖展斬倉誰會想到一隻沒有違約的債,其債價可以一夜之間下跌20%另外一些買了各種奇怪的結構性產品的客戶也奇怪地接了貨。以往接觸的客戶都是百億美元級別的機構投資者無論是進場還是撒退一般都是有序地進行因此他們主宰的是市場中長期的走向而私人銀行客戶行為上終歸還是散戶一名雖然模上和機構投資者不可相提並論fight or flight心態對短期市場的影十分巨大。那種孖展股票跌到要砍債券,砍完債券再砍黃金的死亡漩渦,某程度上就是由PB引發。因此我也算了找了個best seat in the house看這一場大

老話一句,高波動已成市場常態任何抵御不了波動的投資策略在可預見將來都不會是好的策略。另一方面的是筆者所的部門仍在擴張階段雖然對今年的花紅是零期望但似乎不會被炒魷而筆者的舊東主已在進行瘦身計

大型股票在今年上半年的財務表現大多勝於預期,但仍很難說大市升幅是以基本面主導。市場充滿著過剩的流動性,然而實體經濟依然乏善可陳,令資金寧可在資本市場上塘水滾塘魚。

因應美國債比率上升標普調低美國信用評級,但正如巴菲特和新債王Jeffrey Gundlach提到,如果那國家能無限量地以自己的貨幣不斷發行債券,那是優良信用質素的表現,怎可能降評級?問題從來不是還錢的能力,而是貨幣。美國印銀紙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但印到市場對美元霸權產生懷疑,卻是新鮮事。

很久以前談到MobileyeIntel收購,我形容那是我「不想賺錢的錢」,那是一家非常有潛力的公司,我看的是增長4-5倍的潛力,結果被迫以30%溢價賣走,尤如鷲哥拎住幾皮野在你前面灑,囉去洗啦老散!

老實說,對於今年的「升市」,我也有這種感覺。在沒有底線的量寬措施下,未來的增長已大量被透支,這對仍極度依賴儲蓄作為資金增長來源的年青一族來說極為不利。今年給你賺個40%,要是未來幾年均是零增長,儲+投資收的複利效果無法發揮那有什麼用呢?對尋求有意義的投資回報的投資者而言目前根本沒有傳統意義上的低風險選,因此在合理的選股原則和風險管理為前題下,以膽博利仍是唯一的道路。

核心的投資策略,仍是未來5-10年的supertrend,美股說來說去其實就是那幾家,在此不再贅述(我沒買Tesla就是了)。如果你仍有估值潔癖,請記住一件事:下筆這一刻10年國債收益率是0.56%,換算成市盈率就是179以微軟為例歷史市盈率也40倍不到假設零增長只要定性夠高也是便到爆,事實上就算情差如今年第2仍在擴張。

中港股方面,正如after Covid的美股嬴家們受到市場追棒,估值大幅上升考慮到中美對抗的恆常化,除了業務主要集中在國內科網股們內需亦是必然之選,因此有更多需股票的A股市場不容忽略。而更重要的是A股相對港股不受中外資金博弈的影,對基本面投資者來說更得心應手。

另一方面今年筆者在年中也做了很愚的對沖操作還好在港股IPO上的獲利足以彌補有餘,算起來好也就海普瑞輸錢。今年下半利仍有大量廣受注目的新股即將上市藍月亮是港股少有的家用消需龍頭華置物管和融創服務背靠著司龐大業務,螞金服就不用說了個人認為值博率高絕對值得留下部分資金關注。

此外中美長期對抗,美元疲弱等因素令黃金突圍而出。我素來不喜歡黃金無法產生收益的特性,但反正美債收益率也無限接近零,令黃金成為對沖大部分地緣政治和美元風險的絕佳工具,目前黃金佔筆者倉位10%左右。

港樓對我而言仍是零價值,尤其是在考慮relocation可能性的前題下,不動產更是負擔。

《黑豹》男主角Chadwick Boseman在昨天因癌症病逝,令我震驚的是我從未聽說過,也看不出他診上3期結腸癌他在拍攝《Da 5 Bloods》時仍是猛男一名!黑豹這角色已讓他獲得全世性的名聲,但在成名後他仍堅持在對抗魔的同時接拍了三部成本較低的電影。Chadwick的離世固然令人傷感,但另一方面,能找到一個值得他用生命去熱愛的事物卻是不多人擁有的幸福。

地球很危險投資市場也會極為波動。我們一方面要保持警覺,另一方面也要stay peace of mind。正因為世界立立亂,我們更要集中精力於值得注關和珍惜的東西。

2020年3月27日 星期五

侍機行動


首先必需說,運氣這次站在筆者這邊,我在1月尾換工作(對,我又跳槽了XD , 新東家只容許員工透過IB買賣股票,因此筆者本來用作買賣債券基金(但同時能交易股票)的broker戶口也要關閉,當時環球高收益,中國高收益和新興市場債券資產佔組合比例達30%,贖回和資金轉換完成後已是2月中的事,因此加上本來10%的現金,等於拿著40%的淨現金走進3月的死亡漩渦,不然大家都知道債市發生什麼事了。

個人認為關於這次危機的最大lesson to learn,在於不同資產的關連性會在尾部風險發生時大幅上升,因此透過股債(甚至加上商品、房地產)作風險分散的策略,在平時數字上看起來很美,但遇上真正的大浪時卻是不堪一擊。舉例而言,IG級別債券相對股市的平均beta0.1不到,但在MSCI世界指數下跌30%時,相關債券指數同時也下挫10%,甚至是在近零息情況下的天字一號投資機會—黃金的價值也受到衝擊。原因無需多說,打開google不難發現這一遍屍橫片野的call margin潮。個別高槓杆的產品,如UBS發行的MORL甚至突然死亡。

另一方面,「只買好股票」的投資策略表現又如何?在你沒有槓桿的前題下,應該不至於突然死亡,但別以為可以免疫於波幅。強如可口可樂的YTD跌幅也達33%,你以為股票很扯?債券才痴線!作為一家A grade發行人,也是世界最強的staple品牌,無論是疫情還是對於衰退的憂慮都不至於讓公司違約,Cola4年債券價格卻由103跌至94(後來只花一天回到100)

很久之前看湯文亮博士的文章,說旗下的物業公司在一次市況低迷的情況下被銀行call loan,湯博士說自己的公從沒遲交數又易湊,根本一等一藍籌客,誰都不callcall我?銀行RM在面對壓力時也只能有收就數,市場也是如此。但對投資者來說,這種行為無疑是一個機會,你根本不需要對疫情的發展抱有樂觀的假設因為市場上的不合理性本身已是一個很好的打獵場所。

又例如說AT1的債券在最差的時候下挫超過25%DB決定不贖回DB6的決定基本上讓所有AT1的定價由yield to call換成yield to maturity。但就算以YTM來定價, spread仍高達700點子。今天銀行的資本實力已大幅強於08年,再加上各國政府不救人先救市的心態,AT1bailout極不容易。同樣道理,美國的ETD也是屍橫片野,連資本實力較強的美銀所發行的BAC PRK也一度跌穿20

亞洲債市也甚為恐怖,根本把債券當成股票在賣,收益率走進10%,甚至15%的短年期債券不計期數,更扯的是同一發債人發行的在岸人民幣債券幾乎紋風不動,只有美金債市場在那邊激動。我不是說信用質素完全不受到影響,但以內房為例,昨天5%今天15%,等於你的組合容許一年10%的違約空間,風險已受到價格的保護。事實上如果有10%的屋企違約,中國是一定會爆炸。

股票呢?先不說那些確定性較低的公司。像可口可樂我說了,這次我目前加倉最重的股票,一度達組合10%,但昨天至低位回升近18%後就先砍掉一半。一些抗疫股票,例如香港寬頻、香港電訊、甚至日清杯面均沒來由的跌下來。另一方面筆者算是徹底放棄摸底或任何形式的time the market,採用日供股票策略,當日跌市就買一股SPY和一股QQQ

另外也有些小幅度的買入,例如LULU(當時200走掉一直在鎚心口,沒想到能在150買回)、NKE、BAM、MCD、YY

金價亦因為全市call margin而被拉下,這大概是今年最容易賺的錢。

當然損傷仍是有的,尤其是重倉股申洲下挫,但整體損失仍壓在5%左右,最大drawdown大概13%。目前仍有27% cash待機行動,但現在出擊反倒比1月的時候容易得多因為無論有沒有武漢肺炎,衰退離我們越來越近是一定的(因此現階段我絕不是樂觀派投資者),所以筆者選股的重心仍在於結構性增長和逆周期,現在這些股票竟和beta股跌得一樣慘 (甚至更慘),開心都來不及。但老實說即便如此,在損失超過10%時心理壓力仍然很大。既然不是仙,難免有雜念。

但如上一篇blog文所說,年輕就是本錢,相對大上大落,讓資產價格一直在高位徘徊 ,買高收益債也只有4%回報才是真正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