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1MDB事件與國際銀行的困境

馬來西亞1MDB(aka一馬公司)的醜聞鬧得滿城風雨,要是大馬要開拍自己的《竊聽風雲》,這絕對是最熱門題材。對於本地非金融業者來說,這件事本身並不太矚目,然而事件仍有助投資者了解為何大型銀行為何在近年舉步為艱。

簡單來說,1MDB屬主權基金,由現任首相納吉一手策劃,成立目的為發展跨國主權投資項目,但後來卻淊為納吉親信的洗錢自肥的工具。想知道詳請的可自行Google,筆者想探討的是銀行在這類金融犯罪的角色。

近年跨國性的反金融罪行合作越漸緊密,各國監管機構也對銀行賦予更重大的把關責任,當年錢到瑞士銀行就有如過海神仙的印象早已不復存在。的確,無論是洗錢也好,挪用公款也好,錢均是經銀行體系流動,要是銀行家做好自己的職責, 搞清楚每一筆交易的目的和資金來源,上報不尋常的交易,洗錢的機會自然大大減少。要知道這些主權基金和相關人士(ie.政治敏感人士PEP)的銀行戶口可 不像筆者般的星斗市民所用的一般帳戶。銀行需進行大量的風險管理工作,例如要對每單交易進行審查,了解交易性質、資金來源等,取得足夠資訊證明交易並無可 疑後才能通過審批,而且所有工序必是see-through approach,監管機構絕不接受半桶水的做法。

根據傳媒報道,保守估計1MDB現時至少在7個國家面臨貪汙調查,估計有逾60億美元的下落不明。如此巨款從主權基金中流出,這件事本身就像《寒戰》中警隊衝鋒車憑空消失一樣不可能,可以預計的是,事件一定涉及銀行業的失職,甚至如劉Sir說-有內鬼。

件中,銀行界的第一滴血來自瑞士的私人銀行BSI。該銀行有近150年的歷史,員工人數達2000名。BSI的新加坡分行同時作為1MDB和若干相關人士的銀行家,被指監察不力。新加坡金管局(MAS)BSI評為「the worst case of control lapses and gross misconduct that we have seen in the Singapore financial sector」並給予最嚴重的懲罰吊銷牌照。BSI違規的例子包括在未查清楚資金來源的情況下,批准了一筆2000萬美金「禮物」收款,另外還在毫無查察的情況下接受了一筆9600萬的轉帳。然而如前文提到,要60億美金消失,絕不可能是一家銀行的事情。MAS第二波調查的對象包括瑞銀、星展和渣打,初步結果顯示,這3家銀行都有監控失敗的例子,在接納客戶及監察交易的程序不足。而另一家私人銀行Falcon更大大牴觸反洗黑錢法規。

同時,美國有關當局亦展開調查,初步結果顯示有達10億美金的不法資金流入美國,用作購入美國房產、名畫、私人飛機,更諷刺的是部分資金用作以金融犯罪為題的《華爾街狼人》的電影投資。同時大家也可以合理地推斷,作為牛肉乾大國,美方將揪出更多違規的銀行。

行一向是整個金融體系的權力和風險的集中點,業者肆意經營帶來沉重的社會成本,但銀行體系的不穩定也代表著社會的不穩定,因此各國政府一直對它們過火的經營手段隻眼開隻眼閉;然而在金融海嘯後整個遊戲規則已徹底改變,特別是美國等民主國家為了回應選民的訴求,把銀行業頭上的緊箍咒越唸越緊,罰起來絕不手軟,並沒有「集體責任,無人負責」之說。除了金融犯罪外,操控LIBOR、客戶保障不力等的指控已變成例行公事,據CCP研究機構的資料,在2009年至2013年的5年間,全球10大銀行的罰款及相關撥備就高達1660億英鎊,等於一家匯豐級別的國際銀行的市值。

BSI失職的嚴重程度,在銀行界實個別事件。問題是即使嚴陣以待,也不見得能完全防犯操作風險。近年銀行已經大量招聘合規員工(現在做compliance比跑數的前線員工待遇還要好,對筆者來說,這跟負利率一樣匪夷所思), 特別是與HSBC一起被美國政府渣春袋的渣打更有火燒後欄之急,絕不可能怠慢,然而在IMDB事件的中伏名單上依然榜上有名。要是罰起來又是數以億計。 即使MAS放你一馬,殺雞儆猴之效尤在,銀行的經營環境,只會更加艱難。另一方面,訊息隨著資訊科技的發展而日漸透明, 有問題的資金變得無所遁形,先有「瑞士解密」,後有「巴拿馬文件」。在以後的日子,還有多少不見光的事情被公諸於世,誰說得準?

不合規的業者被罰到甩褲是理所當然,然而合規的銀行也因此而失去大量生意,等於間接被罰錢。早前遇上任職私人銀行RM的朋友,並寒 暄一下:「最緊忙唔忙?」「忙到爆阿,忙住cut account」。另一方面,如果你有在銀行分行認購投資產品的經驗,應該會同意那程序的煩厭程度,跟上差館錄口供無異。前無去路,後有追兵。這些因監管而起的連串事件,令大型銀行的前景蒙上極大的不確定性,而且無法量化。面對不確定性,要麼就是信,要麼就是不信,而市場的反映明顯偏向後者。

濠賭股一向被認為是政治風險較高的行業,最後亦不負眾望,受到打貪等政治事件而拖垮業績。對筆者而言,銀行業的政治和道德風險之高,實不亞於濠賭業。對投資者來說,這理應是個敬而遠之的行業。今天不少國際銀行股仍被視為退休投資之選,全因「too big to fail」這個護身符,然而筆者肯定的是,魔力正在消失,爆煲的機率不好說,但要是你期望銀行業回到從前的光輝,那就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

另一方面,從美國大選的走勢,不難看到美國人民對華爾街的不滿已到達臨界點,甚至讓希拉里豐富的金融業人脈反而變成包袱,就算她勝出這次大選,在反精英主義在快速蔓延的情況下,桑德斯型的民主社會主義政治家、甚至是特朗普般的狂人在未來只會更受歡迎,而精英主導的銀行業該如何自處,也值得深思。







2016年7月19日 星期二

談價值鏈:一齣電影值多少?




記得小時候在居住地區附近的小影院看電影,大概只要需花$70~$80左右。現在看一齣電影,$180是跑不掉的。一來是因為多年的通貨膨脹,二來是投 身社會後,看電影的時間少了,因此對於每齣電影的體驗更為講究,因此基本上是非IMAX不可。對本地的平民大眾來說,IMAX基本上已是最高規格的觀賞電 影的方式,然而在歐美國家,一種新的電影體驗正在興起,這就是Live版電影。

這個「Live」當然不是指把電影情節搬上舞台,而是結合電影與管弦樂團的現場演奏,讓本來就扣人心弦的OST提升至另一境界。


以電影配樂當主題的演奏會比比皆是,像大家熟悉的魔戒、加勒比海盜、The Dark Knight系列均舉辦大型音樂會,有些配樂大師如Hans ZammerJohn Williams也會舉辦自己的作品展,然而與電影結合的模式則是近年才興起的做法。

2012年舉行的《Gladiator Live at The Royal Albert Hall(帝國驕雄),該電影榮獲奧斯卡最佳音效和金球獎最佳配樂獎,由著名的皇家愛樂樂團演奏。


2015 年,同樣在Royal Albert Hall舉辦的《Interstellar(奧斯卡最佳配樂和音效提名),霍金也是座上客。這是筆者最愛的電影配樂之一,其中《No Time For Caution》更是all time favorite,科幻主題(科學)與管風琴(宗教)為主的配樂結合得天衣無縫,現場觀看相信會倍加震撼。
 
套用內地流行的說法:哥看的不是電影,是激情。對於同時喜愛電影和音樂的觀眾來說,沒有比這更好的觀賞方式。現時在Royal Albert Hall檔期上的Live電影還有《Alien》、《Jurassic Park》、《Independence Day》等知名電影。

那麼票價是多少?索價£33 - £74英磅。花70大洋看場電影值嗎?考慮到演出者為世界頂尖的愛樂團,這票價其實還好。這樣說吧,要是當時我知道《Interstellar》的演出不再加場,一倍票價我也會仆去英國。

從商業的角度看,這種管弦樂與流行文化的結合,為樂團帶來全新的客源,對於一個沒古典樂底子的人來說,坐定定一個多小時聽兩首交響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要 是配合喜愛的電影那就不同說法了。以皇家愛樂這支一流的管弦樂團為例,根據該樂團的排期,大概有一兩成是與流行娛樂有關的演出,如上述的Live電影、數 個電影配樂演奏會等等,無疑有助於擴展樂團的業務。

回歸本文的標題: 一齣電影的戲票值多少錢?電影本身是個內容,也是個載體,所以答案是能提供多少體驗,就值多少錢。

以往$180看三場電影,現在$180看一齣最好看的IMAX版,然後用「別的途徑」觀看其他兩齣。現在更甚者$700看一場Live版電影,把看三場IMAX電影的預算一次過用掉。我不太懂音樂圈的利潤模式,但這例子所展示的增值作用仍值得投資者借鑒。在供應過剩的年代,價值鏈頂尖者「winner takes it all」是常態,因此價值鏈上移是最重要的投資主題,而筆者認為探索該主題的方式之一,就是觀察你在日常生活中被什麼東西坑了錢。下面這張「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已是在本blog第三次使用,很重要所以要用三次,因為能不問價持有的好股票,通常同時也是能讓客戶不問價地光顧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