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劍宗定氣宗勁?

華山派劍宗一方的武功當中,以傳自風清揚的「獨孤九劍」最高。

對比《神雕》一書對該劍法創立者獨孤求敗的描述,個人認為這是獨孤氏使起玄鐵劍前所用的劍法,一來玄鐵劍講求大巧不工,而獨劍九劍講求創意,兩者在劍意上有所不同,二來既然劍客在四十歲後已「不滯於物」,既達到連武器也不講究的境界,又何需劍訣?

獨劍求敗的武藝,自然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越練越好,因此玄鐵劍法要比獨孤九劍強,而前者又以剛猛內力作為條件,如此一來,不就說明氣宗才是正道?劍宗之所謂在《笑傲》一書中大放異彩,也許只是氣宗門人功力不及,領略不深?

獨孤九劍的武功哲學,事實上就像是李小龍的截道拳,重點在於料敵先機,因此其劍訣所載的根本不是使劍者本身所用的劍法,而是對頭人的武學之道。知已知彼,只要使劍者本身有一定劍術修為,並能了解對方如何進攻防守,根本不需要招式,只要以一個「破」字,即可立於不敗之地。正所謂辦法總比問題多,既知道對手如何進攻,自己要如何拆解,則講求創意和應變,無需任何章法和套路,像令狐沖本人不摳小節,又吸收了魔教十長老破解五嶽劍法的要門,當中全都是奇異無比,名門正派想破頭也想不到的的架勢,因此獨孤九劍落在令狐沖手上,猶如爛仔打交,但與人對敵時無往而不利。

而說到玄鐵劍法,這門劍路相比獨狐九劍勝在何處?

要是你擁有世上最為剛猛的勁力,手執無堅不催的兵器,只要使用簡單的劍招,對手就必定要作出防御,那你何需了解別人如何出招?我認為兩路劍法均是以攻為守,只因獨孤求敗內功有所精進,而衍生出不同的應用。

既然如此,是否證明「以氣御劍」才是正宗?事實上,四十歲後不滯於物的境界才是關鍵。

功夫只要好到一個地步,拳頭也能別比人的武器還好用,這種境界大家都知道的,例如蕭峰在賢聚莊赤手空拳力戰群雄,但往往是交手雙方實力懸殊,才有這此結果。然而獨孤求敗所說的是,四十歲以後的他,以草木竹石為劍,尚方戰勝四十歲前手執神劍的自己,這部分該如何解讀?難道獨孤氏在這兩三年間功力又猛增一大截?

個人認為,這是領悟上的進步,多於功力的精進。

無待就是逍遙,劍中無劍法,自然就沒有被破解之道,這是獨孤九劍的境界,玄鐵劍以最簡單的劍招作核心,也是「無用之用」的思維,原則上均是「無招」。但另一方面,劍就是劍,只要武學之人摳泥於手上的兵器,只要對手境界夠高,自然有破解之處。所以要做到絕對的無敵,不但要捨棄劍法,甚至連劍本身也不可留戀。臨場應敵,靈活應用自己一生所識,該用劍時用劍,該用牙時就用牙,該著草時就千萬別回頭,才是最高境界。

《天龍八部》時期臥虎藏龍,蕭峰年紀尚輕,武功自然是人上有人,但他與人交手卻總是不落下風,就是這個道理。獨孤求敗年輕時尚要以經驗總結對手套路,寫下獨劍九劍,蕭峰對於臨場拆招卻是有著天才般的直覺,該剛猛時剛猛,該耍陰時也毫不猶疑,再加上飲酒+50%攻擊力的被動加成,要不是英年早逝,大有超越獨孤求敗之勢。

由此可見,以劍御氣也好,以劍御氣也好,關鍵不在於氣或劍,這個「御」字本來就有問題,因為這代表你的武學有所摳泥,並不能靈活發揮。勝利不需要美學,臨陣對敵時還講姿勢的都是膿包,要是放屁能取勝,那麼當個「屁宗」也無不可。武學如此,投資也當如此。

舉例而言,早前美國稅改有明顯進展,我是知道的;港股中諸如耐世特、創科都是受惠公司,我是知道的;這些公司在消息後的股價走勢明顯追不上美股同類公司的升幅,我也是知道的,但也是因為講姿勢而痛失良機,不會賺的錢就算,會賺的卻沒去賺,有什麼比這更氣?今年收入和投資回報也有一定增長,因此計劃出年能撥一小部分錢來嘗試較多中短期的策略,希望能憑基本面的分析加上觸覺去捕捉一些特別情況,但願不用等到歲就能小有成就吧。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這次和2015大時代一樣嗎?

1) 2015年的大時代,是在中國經濟下行中展開
對於中國經濟硬著陸的質疑,大概在在2014和15年到達頂峰,全世界一致不看好中國經濟,而港股大時代的前題,純粹是對於中央以金融政策取代傳統修橋鋪路,作為刺激經濟主要工具的憧憬。換言之,當時中港股票上升的理據,是衝著金融市場重要性快速提升所帶來的價值重估,而不是國家或企業的基本面,買的是「股」而不是「公司」。


而現在呢?簡單來說,我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聽到「硬著陸」三個字,對於房地產的市場情緒出現巨大逆轉,要知道兩年前很多大行都預期恆大之流很快會破產,帶動銀行NPL快速上升,未來不好說,但至少今天還沒有任何一個內地城市出現房地產爆破,相對兩年前的預期,已是一大勝利。


另一方面,當時沽空人民幣之聲不絕,甚至有一兩家主流大行估值美元人民幣匯價在2018年到達8算。


現在呢?活過2018年10月的我們,自然可以叫那些分析師番印度食蕉,更重要的是,人民幣匯價是在外匯儲備回升的情況下穩定下來,充分體現其自我復原能力。


2) 在2015年,市場對新興國家和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預期差距極大
在中國面對極為負面的市場預期的同時,美國經濟卻是一如以往地好,一來一回令兩個市場的情緒分歧極大,美國加息預期甚囂,再加上一眾35歲以下的投資人員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加息周期,於是嚴陣以待,加速資金從新興市場流走,令本身就有資金壓力的發展中國家雪上加霜,中國狂燒外匯儲備,阿根廷直接把整個資本市場摺埋,造之惡性循環。


現在呢?美國經濟一如預期地好,然而相對新興市場的優勢並不明顯。事實上中國在2016年下半年後增長強勁,國際金融機構數度上調中國GDP增長預測。而事實證明,資金的流出對於其他新興市場國家,例如墨西哥和阿根廷並不致命。再加上侵侵強差人意的政策能力,主流的市場共識,已由2015的歐美獨大,轉變為全球性的共同增長,資金重回估值較低的新興市場資產。


另一個思考方向是,S&P500公司的盈利在本年三季均超於預期,但美國經濟數據本身並不突出,花旗編制的Economic Surprise Index並無亮點,那你猜猜增長從何而來? 提示:這些大多都是國際公司。


3) 投資者行為明顯有所不同
在港股大時代期間,到處都是被風吹起的豬,股市的升跌幅很大程度上與基本面無關,而是純粹看哪隻股票更容易被炒起來。當年港股中期業績大多以遜於預期收場,沒有基本面支持的港股在績後已開始出現疲態,下跌至24000點的水平。


現在呢?你可以說市場已在績優股如騰訊和平安中crowd trade,但大致上股市的升跌幅仍未偏離對基本面的預期,十大成交上仍未見中國靈車之流。




更重要的是垃圾股依然垃圾,當年令筆者中招的垃圾類別公司,例如威勝集團、百富環球、博耳電力至今仍一蹶不振,石藥勁到飛天,四環依然是地底泥,而且恒生7~8月在25000~27000點之間整固,在中期業績明顯優於預期的情況下前進。


此外,筆者重溫大時代時的賣方報告,絕大部分均在理據不足的情況下同時提升公司的盈利預測和估值倍數;而現在賣方也開始多拿些概念性的主題出來吹,例如AI在保險股的應用,預測也相對進取,然而我仍未看過市場明顯地在財務模型上動手腳。

另一個觀察點是惠理(806),如果說388是大市窩輪,那惠理因其水位費的特色,而被視為call on a call。惠理旗艦基金的表現已突破水位,現然其股價只有大時代高位的一半左右。


4) 中資影響力大幅提升
這個不用解釋吧。


朋友戲言如果連懶到爆的筆者也在一個月中發出超過5篇文章,那就證明投資者對市場關注度過高,是見頂的徵兆。作為好友的筆者,在此立下本月第6博文作為戰書。

(其實有一篇唔關投資事)




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從閱文看YY/ 雷蛇

《2017年頭三季回顧/ 電競股簡評股票》提到,YY是目前最有希望的esport概念股,公司Q3業績大勝市場預期,其傳統昅女直播間MAU勝預期,而遊戲直播台虎牙也接近收支平衡,績後股價大升24%。

事實上,我也很想帶副超出來,認屎認屁地說這份超級業績是盡在老夫掌握之中,但遺憾的是我根本不知道它的短期業績會像成什麼樣子,其實只要不太差的話我也不會花費過多心血,因為這是個中長期的部署。

延續之前的簡評,我喜歡這類公司,是因為公司長期來說downside有限,upside潛力卻很大。

(題外話,一年前寫ATVI,不怎有人看,今天標題打了電競兩字,馬上變了blog內top10,所以這次來個囉你命三千式的超級標題,又閱文又雷蛇,每樣都獨當一面,家下結集埋一齊,問你死未?)

直播台的收入很好懂,一是廣告,二是觀眾對直播主捐獻的分成。

在中國,第二部分是十分瘋狂的,例如在鬥魚直播,送一架飛機就是送100人民幣,鬥魚會抽20%水。你找個受歡迎點的直播台看看(例如王者榮耀的直播主張大仙),看一個多小時,你就會一直聽到他說:「謝謝XXX送的飛機」。

但中國直播業相對歐美同業,競爭格局卻是十分艱難。在美國,早期就只有JustinTV和Twitch兩檔,youtube只是慢了半部,卻已經完全跟不上;而在Twtich收購Justin後,基本上就已在美國獨霸一方;而在中國,直播業的環境近似於影片網站的多頭壟斷,字面上只是多了這個「多頭」,經營的困難程度卻是數以倍計。

羊毛出自羊身上,直播間的流量,說穿了就是直播主本身的號召力,因此中國出現了在歐美沒有的合約制。例如直播主要在虎牙直播,就要和公司簽約,在合約期內就只能在虎牙做節目,而市面上最紅的直播主合約價值可以數以億計,形成了像當年土豆優酷般的惡性燒錢循環。


那麼,為什麼我說downside有限?事實上,土豆優酷的案例給了一個不錯的例子,兩敗俱傷就會以合併的方式止血,合併都搞唔掂就會被收購。

而個人認為直播台的收購價值遠高於一般影片網站。如果我是阿里巴巴,要把新的遊戲部門發大來做,對我來說最有效的宣傳方法,就是找個知名的直播主來玩公司旗下的遊戲,這要比冠名贊助中國好聲音有效得多,而且直播觀眾的大數據對於遊戲公司是極為重要的資訊源。換言之,即使直播台本身不能單獨賺錢,別的公司卻能透過合作從直播台身上獲得價值,因此投資者可在其m&a value中獲得downside的保障。更別說整家YY目前市值只有68億美元,對巨頭來說是細細粒容易食。

至於upside方面,這就要參考閱文了。

事實上閱文的經營方式與國內直播台極為類似,均花費大量資源在content acquisition上,要是在5年前,投資者一定會像以前批評土豆優酷一樣,質疑閱文的燒錢行為。

但在今天,市場的看法出現180度的改變,投資者開始認同這巨大的開支有機會為公司創造額外的價值,因為大家意識到這著作權不止為閱文帶來賣書收入,還有改編小說至多媒體平台的額外收入,這個包袱忽然變成了金礦,為公司的前景提到巨大的想像空間。

而直播平台呢?如果你把這合約看成一張明星的經理人合約,換言之合約包括的商業價值並不止於直播的時段,那就說得通了。

要把這些毒撚看成明星,在以前是不能想像的,但事實上,今天一些最當紅的直播主可以和內地一線明星一起上綜藝節目。這現象的出現,源於電子遊戲的「普及化」(再次強調,電競是專業化,是不同的)。

說白點,以前大家都認為打機是毒撚的專利,不是一件值得公開宣揚的事情,但現在以遊戲和相關的平台作為娛樂是極為普遍的事,手機遊戲的出現也讓更多老一輩,或平時不接觸電子遊戲的市民參與其中,筆者早前也說過,王者榮耀的女性玩家之多,遠超於我的想像。隨著電子遊戲越漸受社會接受,相關KOL的商業價值就越高。對於這普遍化的進程,我是非常樂觀,因為中國有騰訊。如果我的預測正確,直播公司將受到如閱文般的價值重估。

同時,這也是我為什麼對雷蛇不予置評的原因,我看不到市場對高性能硬體的需求會有爆發性的增長,我也不認為其軟件會產生巨大的經濟價值,公司最大的機會,就是其硬體流行化。

以波鞋為例,其價值鏈最低端為粗著的白飯魚,上面的是對性能有點要求的中價球鞋,高性能球鞋,最高端的是可以潮著和晒命的Jordan。Razer已做到高性能球鞋這等級,但至少到今天為止,Beats的耳機可以當成潮著,Razer的不太行;帶舊兩代的iPhone6落老蘭依然唔失禮,但拎住最新最先進的Razer遊戲手機,估計不怎會有女埋身。

更重要的是,要是將來社會對遊戲娛樂的認可性有所提高,我肯定直播台會更先受惠,畢竟在家中看達哥不像帶個Razer手機出街,不用遭途人品評,自然容易接受得多。這情況下,雷蛇在組合內就沒什麼必要性了。


阿對了,另外我終於試玩了網易的手機版PUBG,我覺得唔掂,手感和電腦版差太遠。公司Q3業績算是in-line,我都唔知點解呢兩日升咁多。





這次來首廣東歌,Blue Jeans藍戰士的《下雨天》。



對昨天心已死 只想不記起 遺忘眼裡暗帶著希冀」是不是大家坐艇時,口中係咁屌鳩隻股票,但又不捨得放的心情?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仍未到減持的時機

鍾兄在他最新的博文《哪一種情況較痛苦?》中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你覺得以下哪一種情況比較痛苦?


情況(1):沽出股票後,股價再大升;
情況(2):高位沒有沽出,結果股價大幅下挫。


兩種情況我都經歷過,例如年多前$300走掉茅台,或是最近沒有在$15的高位走掉中國建築以致徘徊輸錢邊緣,要問我哪一個情況比較痛苦,我認為是平分秋色。但事實上,我更傾向迴避情況(1)。


如果我們把這個情況作出延伸:
情況(1):沽出股票後,股價再大升;但你經過仔細的客觀分析後,認為股價仍有上升空間。
情況(2):高位沒有沽出,結果股價大幅下挫;;但你經過仔細的客觀分析後,認為情況沒市況想得那麼差。


換言之,在兩種情況下,你都是先作出錯的決定,但仍有機會透過正確的決策扳回一城,這情況下,你會希望遇上那個情況?


對我而言,情況(1)實在太難太難太難了,筆者之前也提到在年頭時曾自作聰明 ,先行止賺敏實,結果股價在我放出後再上升10%,考慮到公司強勁的基本面,其實那時候還不貴(更別說現價比那時還要高40%)。但「低賣高買」這個心理障礙異常巨大,我再次下單買回該公司股票時基本上是在咬牙切齒。


相反情況(2),說穿了就是坐艇,我倒是坐得很慣,沒什麼心理包袱。


當然以上的情況分析,最大的假設是你認為該公司仍然具投資價值,這也是我向來喜歡談基本面多於談市況的原因。不行的公司,是升是跌也該離場,也許有人說垃圾也有價值,但對我而言,在盈利基礎優秀,而且估值合理地高的公司上賺錢是顯而易見地容易得多。


基於以上理由,除非基本面真的轉差,不然我不會輕易因為市況而賣出股票。


更別說「市況差=股價跌」是一個非常不全面的一般化思維。在升市時,所有跑贏大市的股票都是high beta,但如果只看跌市時公司和大市的互動,事實上很多公司的表現和大市是完全沒有correlation,看瑞聲在大時代後的表現,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了。瑞聲的股價直迫蘋果,現價歷史PE為46倍,看起來很貴,但如果業績符合預期,讓他多roll到下一個業績期就變得很便宜了。


再說有很多公司,是在盈利和企業管治質素不斷改善下,時同誘發盈利預測上調和估值重估,最近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的1000億公司就大都俱有這素質,如純粹以歷史PE作為指標,就很容易忽略掉後者。


所以在我看來,大市估值絕不便宜(事實上已經不便宜很久了,你看MSCI China已升了50%,只是恒指大部分權重股都落後,那些等恒指過28000點才說貴的都是麻瓜),我持倉股票部分的18年forward PE已直迫30,看歷史PE就更嚇人,但我認為仍未處於不合理的程度。雖不是追貨的好時機,但遠未到達非走貨不可的階段。所以我在保留20% cash level的前題下,傾向以不變應萬應,目前做的,就是襯著相對高位把一些質素一般的持倉轉換成信心值更高的公司,以高確定性的組合應付不確定的市況。

當然這操作完全是基於本人組合的特色而提出,在其他人身上未必成立,例如要是你手上的是一堆內銀,那整個故事就不一樣了。別人的金句心法聽上去永遠都是頭頭是道的,要如何客製化並靈活運用才是關鍵。



要說我最喜歡的流行歌,一直以來都是Coldplay的《Yellow》,沒有之一。只要聽到前奏的電結他聲一下,我就會整個人跟著打個beat,不論場合。

下面是Chris Martin在2010年蘋果發佈會的表演,一年後Steve Jobs就去世了,其後Coldplay也有在SJ的紀念會上演出。


樂隊不多以鋼琴acoustic的形式演繹此歌曲,我當然還是喜歡band version,但這版本有著超自然的吸引力,讓我每隔一陣子就要回來重溫一下。而且如果是和喜歡的人一起仰望星空,對著天空的星星「drew a line for you」,那就是這鋼琴版應該比較受用,哈哈。
(利益申報:純屬想像,未有實際使用的機會)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閱文/ 騰訊簡評

所謂大樹鋸刀仔,問銀行借錢再孖展,最後還是只有兩手閱文。

之前也提到筆者本有長期持有閱文的打算,也不是說我對它的基本面有多大信心,而是因為其業務獨特也的確有潛力,走寶的隱性風險比持有而虧損的風險要大(當然這是在嚴格注碼管理的前題下)。

但最後我還是決定全賣了,因為本來就覺得$90左右已經差不多,早上做了點案頭工作後已經上了$97,已是喜出望外。公司股價在中長期可能仍有升幅,沒人說得準。但既然賣股票給你的是神通廣大的QQ(你可以去linkedin一下,裡面一堆投行人),雖然它有預留水位給投資者的誘因,但決不可能送一倍利潤給你,換言之我認為市場反應已超過公司自己的預期,短期來說可能有點壓力。

而且上這幾天港股的重倉股一直在升,像瑞聲就升到我自己都驚,本來就有輕微減持港股的打算,有閱文這種炒作性較高的持股在面前,自然先不會去動那些長期前景依舊明朗的信心之選。再說雷蛇和易鑫我也有參與,要是市場轉淡極有可能連眾安閱文等半新股一起陪葬,划不來。

像黃國英說的,炒股就似打劫銀行,時間一到,成功與否都是先行走佬。

至於騰訊,這周的升勢一方面是因為閱文的受歡迎程度,二來是因為公司推出手機版PUBG類遊戲。遊戲我就不詳說了,還是那句,不玩過是不會明白其受歡迎度從何而來,反正就是一支很紅很紅的電腦遊戲。

小米和網易已牽先推出類似的遊戲,後者的版本上了apps榜第一位,帶動股價一天上升10%。




這遊戲潛力有多大?如以一般化分析來看,王者榮耀是手機版的英雄聯盟,PUBG比英雄聯盟還要火,這也許已經給你一點idea了。

但問題是,我不太清楚FPS類遊戲在手機平台的適應度如何,而且網路質素對這類遊戲的體驗極大,所以還不能下定論,等我有空試玩一下再說。在大行分析騰訊的分析師我也認識幾個,當中有些甚至沒聽過PUBG,更別說估計這個新遊戲的前景,看來這是繼Overwatch發行之後,另一個讓我向市場挑機的難得機會,就來比一下誰看得更準!

另一方面,騰訊今天也跌得很奇怪,原來是增持Snapchat至10%。其實騰訊早就是snap的上市前股東,但1.4億的股份是最近才買,換言之大手增持了,剛好Snap業績十分差,大概是因此而令春江鴨牽先高位貨。我目前是看不懂這筆投資的戰略意義何在,snapchat在中國不能用,要是純粹看好公司在固有市場的前景,那這看法真的非常前衛,而且則好撞正騰訊業績blackout期,管理層不能解畫,大概會有點沽壓,但說穿了也不過是18億美金的投資,連騰訊市值1%都不到,當睇唔到也是可以的。

再補多句領展,增長動力其實是內地那三個項目,之前公司北上時,大行還說因前景不明朗而要多付點風險溢價,現在看來真是得啖笑。



由於諾貝爾經濟學家Paul Krugman博客的「Friday Night Music」環節品味十足,筆者有意效法,但因為我一星期出不了一篇文,所以只好在每篇博文的尾段強行分享。

這是分享的是探戈音樂大師Astor Piazzolla的作品Oblivion。一般來說探戈熱情奔放,然這曲子卻聽得讓我似中了黯然銷魂掌似的。而在眾多演譯中,我最喜歡的是trio的合奏,下面是組合Trio Caravaggio的演出。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坐到屎忽都痛的HKBN(1310) / 大陸劇集歌手

如有閱讀本blog較早期文章的博友應該知道,HKBN是筆者比較喜愛的收息類別股票,我欣賞它的執行能力和管理層的魄力。(《膽戰心驚地買低風險股票》)

一年多前因為公司突然祭出減價戰搶奪客源,讓機構投資者失了預算而令股價一蹶不振,然而筆者認為這策略對公司長遠價值有利無害,而且上客量增長,ARPU的跌幅也符合預期,因此我一直持有,跟市場鬥。直至公司在上星期交出一份帶有逆轉訊號的全年業績,才讓我的屎忽有點透氣的機會。

具體計字我就不提了,我之前提出的要點,大致上上仍然適用,但另一方面,近年我也開始相信HKBN是有鐵底。

為什麼這樣說?你看市場如何追逐優質的收益資產就知道了,如之前的新世界電訊、九倉電訊、和最近領展商場賣商場,均被各海外私募基金搶個天崩地列,再加上HKBN股權極度分散,管理層持股不高,大股東全都是主權基金、退休和基金公司,要是管理層搞唔掂,私有化、迫宮等行動全都是可行的選擇。

話雖如此,這筆投資其實是贏了場交,輸了個家,因為計及股息,坐左咁Q耐只帶來6%的回報,回報表現比風險系數更高的港鐵更差。只能期待進入收成期後,市場會持續重估公司的價值。

那麼公司前景樂觀嗎?一如以往,我對HKBN的執行力頗具信心,而且現時公司的價格定位仍與HKT有一段距離,我相信能在對續約率不構成壓力之下加價。另一方面,公司的新股權激勵方式以adjusted fund flow為基礎,18-20年的總AFF要達到每股$2.1以上,管理層才能獲得股權,大行計算那代表17%以上的股息年增長。管理層沒有信心的話不會輕易訂立這種激勵計劃,因此我認為只要再能交出一份訊息明確的中期業績,就會贏得更大的信心,再來在加息周期中,收益只能從增長中尋找,能增長又願意派的公司就更值錢。



由於家中電視的主導權一直在家母手中,所以晚飯時段基本上是她想看什麼我就看什麼。自從搞了個mytv super,我就展開了國內玄幻劇之旅,像什麼十里桃花、花千骨,到近期點的醉玲瓏,無心法師2我全都看過所以和國女同事特別傾得埋咳,也許這本來就是我老母的用心良苦,偶爾有部貼地點的《那年花開月正圓》,已經感動得我仰天太息流涕。

話雖如此,集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往往是主題曲,事實上海量的集也給歌手提供大量機會,像張碧晨、郁可唯、董貞、香香,我由完全不認識這些人,到現時聽到第一句歌詞就說「嘩,又係郁可唯!?」所謂生態系統,大概就是如此。

這些主題曲歌手當中郁可唯的是我最欣賞的一位,是位腿很漂亮的江蘇妹子(再咳)。這首《那年花開》的人物印象曲—《他曾說》讓我十分感動。


—與你 別了那青春驪歌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楊過的愛情圈

楊過一生閱女無數,而且全都是美女,至於他為何獨愛小龍女,而且愛得如此痴狂,佛洛伊德大概會說這是戀母戀姐戀xyz情義結的總和,但無論如何,兩人之愛矢志不移,這是可以確定的。


《神雕俠侶》被譽為金庸筆下,以至整個武俠小說界最享負盛名的愛情動作故事(消歧義)。吊詭的是,如果單獨把楊過和小龍女兩人在書中共處的情節抽取出來,其實不外是歷劫->分開->重遇->旁若無人地放閃光彈->再歷劫.....某程度上,比公式化的韓劇更灑狗血,自然不是當中最引人入勝的地方,事實上楊氏夫婦愛情之偉大,盡由書中第三方人物所體現。


兩人之愛本不為世俗所容,然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最終動感眾人,就如孫不二、李莫愁等對頭角色也暗生羨意,這些旁觀者,是為楊過愛情圈的外圍。


至於內圍,愛過楊過的妹子中,都不願意破壞楊過與小龍女之間的愛情,大概也甘願為楊過而死,都是有德的女子,而公孫綠萼的確為楊過而死,但筆者仍以程陸二人最為出眾。


這樣說吧,要是有一天楊過因故要休了小龍女,而且絕不可能會挽回,想像一下一眾楊過的傾慕者會如何決擇?


先說公孫綠萼,跟其他人一樣,她愛著楊過,對楊龍兩人也有成人之美,但如情緣已盡,公孫大概不會介意當個愛情侯補,此事從她二女共侍一夫的想法中可見一班。而公孫姑娘自我犧牲的行為,部分自然是出於對楊過的保護,但同時也因得不到楊過而產生輕生的念頭,她的死固然令人惋惜,但卻不是反映出愛情偉大之處的代表人物。


程陸兩人呢?


十來歲的我初看《神雕》時,對於二人於江南隱居的決定表示不解,作為小龍女之外最了解楊過的兩個人,她們鐵定知道楊過的心只屬於小龍女,因此不存在「等」楊過的說法,怎地為了楊過放棄自己的終生幸福?


後來的我明白了,兩人根本沒在等任何事情,也許她們已經找到心目中最完美的愛情。


年輕的程陸大概與公孫姑娘一樣,對楊過仍存在幻想,但後來二人的境界就要比公孫來得高,因為她們了解到這夢幻般的愛情,只存在於楊過和小龍女這獨一無二的組合,就算她們得到楊過的人和心,背後的情已不是同一回事。因此二人對楊過的愛慕,已昇華成對楊氏夫婦這段段祟高愛情的神往。


在絕情谷中,楊過對這兩位被他溝掂卻不能愛上的好姑娘暗生歉意,以前我也認為二人被楊過誤了一生。


但反過來想,像完顏萍、耶齊燕般沒有如此深刻經歷的角色,尚可接受武氏兄弟求求其其的愛情,但楊過的生死戀為程陸二人樹立起極高的愛情標準,因此如其追逐庸俗的愛,倒不如保留著這段嚮往,也許這是她們得到理想愛情的唯一方法,這自然不逍遙自在,卻不一定不幸福。


某程度上,郭襄也展現出類似的特質,因此也是筆者十分喜歡的角色。但郭襄的愛,更像《笑傲江湖》中的儀琳對令狐沖的傾慕,本來就是個單思,也不期望得到什麼,因此在角色發現上不如程陸二人般精彩。


至於為何說程英是我最喜歡的角色呢?這外柔內剛,善解人意的江南姑娘自然是討喜萬分,但我更喜歡的是其實金老對她的描述,而不是角色本身。程英出場時間比陸無雙晚,戲份也遠不如後者多,然而有一個情節我是特別喜歡的。


話說十六年之約將至,黃蓉與程英、陸無雙尋覓郭襄,程英對著一株桃花低吟道:「問花花不語,為誰落?為誰開?算春色三分,半隨流水,半入塵埃。」此時黃蓉以為程英相思難遣,不禁為她難過起來。黃蓉是個謀事的人,重視事情的結果,對於程英的際遇,有此見解是意料中事。


花開花落固然不為誰而發生,程英作為過客,能有幸敝見這桃花最美麗的一刻,即使它的美麗不屬於自己,何嘗不是一種幸福?書中沒有詳細描述當時程英的表情,但筆者還是認為她並非為這些年的寂寞而有所感概,反而是為能體會到這一段天下無雙的愛而慶幸。也許這是筆者一廂情願的想法,我認為程英對愛情的領悟,超遠於書中其他角色。


唐君毅說:「人生的目的,在於他內在精神自我之擴大,實現那宇宙的大精神;男女之愛,就是去擴大他內在精神自我的其中一條路。」這是數年前在黃子華的show上看到的,所有字我都看得懂,但加起來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這也許就是金庸希望透過楊過的愛情圈告訴我們的事情。


美德的祟高之處,在於其啟發性。正如荊軻刺秦王本質上是史上最柒最失敗的暗殺行動之一,然這史蹟之所以蕩氣迴腸,傳頒千古,全因荊氏的義舉(其實也不是義舉,荊軻已經收了很多好處)激勵世人,從而開創暗殺秦皇的潮流。


愛情常被認為是兩人間的事情,但透過楊過的愛情圈子,我們明白到一段美麗的愛情就是一種美德,具有同樣的啟發性。我喜愛程英,但即便程英對我有意,自問不能給她這樣美麗的愛情的我,大概寧可與她一起憧憬著這段夢幻。《神雕》對我的愛情觀的影響,就是如此之大。

話說上星期去看了林憶蓮演唱會,encore時段大多要求憶蓮唱《至少還有你》,這是我讓我認識她的歌曲,此刻當然拍爛手掌。然而她說這歌唱到吐了(事實上一開始她覺得這歌很土),於是觀眾們就來個大合唱,不同的聲音,同樣地感動。



另有觀眾提議《沒有發生的愛情》,樂隊沒有準備,所以當晚的音樂總監兼鋼琴手倫永亮打趣地說:「都冇發生,唱黎做咩鬼野丫」。但從程陸二人的經歷來說,誰說沒有發生就沒有意義呢?

2017年10月30日 星期一

《天龍八部》- 執著是苦

之前提到筆者正在閱讀《天龍八部》,事實上在稍早時候已完成射雕三部曲。雖然全都是重溫,但卻是第一次完完整整看完整套作品。


事關筆者以往是個接受能力比較低,且心血少的讀者,看到悲劇基本上都是直接跳過。對我這般年紀的讀者而言,金大俠的作品往往是由電視劇,甚至是遊戲入手(金庸群俠傳Online可是我小學時期最火熱的網路遊戲,想當年我的奪命連環三仙劍也算得上是一把好手),所以未見其書,劇情套路已大概有個底,像段正淳含包散,楊過被斬手等情節,以往我是一律飛過。


然而人大了,開始明白喜怒哀樂全都是人生的一部分,而且要真正了解一個角色,就必需全面地了解他的經歷,要是楊過沒有早年的痛苦生活,也許他就不會對所有關懷他的人都珍而重之,更不會造就一代情聖。再加了近年接觸投資,這玩兒基本上就是每天上演一齣齣悲劇,看得多了,接受能力也強了,現在是悲劇中的悲劇《天龍八部》我也幾乎可以100%完成(由於段譽瘟女的情節實在太你媽廢柴,有些真的看不下去)。


之前也說過,筆者認為本書為金庸眾多作品中最含家剷的一部,堪稱中國文學中的悲劇之最,《窦娥冤》為稱為四大悲劇之一,尚且有蒼天在上,下六月飛霜,三年大旱,為主人公討回公道。《天龍》中眾多人物無論生死,大多落得更差的下場。


如要以一條方程式去總括本書的思維,就是人無論好壞,執著者都沒好下場。執著於忠義、國事者如北喬峰南慕容,執著於情者如段家、逍遙派眾人、游坦之阿紫等人,筆者自問也是個不容易放下往事的人,但看見書中人物的種種執念,不禁問一句:「施主,何苦呢?」另一方面,唯獨懂得放下之人,即使惡如鳩摩智、段延慶、蕭遠山慕容博等人,亦能得到身心的解脫而善終。


除了因劇情需要而創造出來的外掛角色-掃地僧外,縱觀蕭峰武功天下第一,無人能敵。書中高手眾多,然而金老卻賴得跟你談論誰是天下第一,只留下一句「就算對方內力比他深厚,武學比他奇精,喬峰最後總能取勝,而且贏得對方口服心服」,他並不如其他主角般因奇遇成為當世高手,而是單憑個人實力和品德,成為武林第一高手和道高望重的一幫之主,可謂人中之龍。


然而喬峰的無敵,不是出於金老對他的偏愛,相反地,他的天稟異品,正是導致他悲慘一生的源頭,越寫得他無敵,就顯得越淒涼。


喬峰武學修為自然不用說,另一方面即使他讀書不多,卻也是個心思縝密,智勇雙全的漢子。然而命運總是與他作對,作為帶領丐幫抗遼,深受宋人愛的英雄人物,卻是個契丹人;上聚賢莊為一生所愛的阿朱求醫,卻偏偏遇上號召誅殺喬峰的武林大會,被迫打破不殺漢人的誓言而大開殺戒;追尋殺父仇人時屢被眾人(包括親生父親)誤導,最後誤殺阿朱;在最後更陷入忠義兩難,自盡收場。


我認為,喬峰悲劇般的一生,是眾多角色的「執著」所得出的惡果,慕容博對復國的執著,還有中原人對契丹族無差別的仇視引起雁門關的慘劇,蕭遠山對復仇的執著反而誤了自己兒子的一生,馬夫人對被愛的執著和妒嫉之意讓她刻意誤導喬峰。


當然,上述的誘因,並不是構成喬峰悲劇收場的必然如果。他自己的執著,才是串聯起眾多惡果的最重要因素。命運固然不眷顧喬峰,但實上書中也不是沒有讓喬峰過好日子,像和義弟把飲痛飲,和阿朱闖盪江湖,和女真族過上打虎飲酒的簡樸生活等等,均是喬峰的人生快事,如他能放下過去,不執著於父母之仇,不把自己綁在忠義兩難的死結,眾多悲劇也不會發生。當然,要是沒有這些性格特徵,喬峰就不是大家所敬仰的俠之大者了。

本書以佛為題,我本人不會佛學,硬是要談什麼貪嘖痴也只是維基現學現賣的級數,我也不認為金老對佛學有極為深厚的了解,然而如果這門宗教哲學真的如老金所描述,那就是蛋庝無比。


如書中所示,因果之事具有必然性,種因善必得善果,反之亦然。然而這個「果」在世上的呈現方式就沒那麼清晣了,如喬峰一生盡受別人種下的惡果所害,而其顧念蒼生的高操情操,化解宋遼兩國的干戈,拯救數以萬計的性命,這善果卻沒有報在喬峰本人。另一方面,如蕭遠山和慕容博殘害無辜,種下種種惡果,但最後遁入空門,卻得以善終。如此一來,佛家就是叫人別種惡因,而且要化解來自別人的惡果;種善因,卻不能奢求善果。我擦,這會不會太難?


另一方面,書中逍遙派以「逍遙」為名,派內武功又以「北冥」為名,自然是承自莊周《逍遙遊》的思想,然而門派中人執念之強,簡直冠絕全書。《逍遙遊》是舊制A level中國文學科的範文,也是所有考生的惡夢,因為根本連教師都不知道篇野講咩撚,而且本文擺明要是和《齊物論》一起看的,考試局只考一篇,也是個人才。


無論如何,要知道人來七十古來稀,三大老野平均年齡達80歲,而且武藝高強,以古代的標準來說,根本就是三個仙人,要是逍遙子再收幾個弟子就能湊個八仙過海,本應達到隨心所欲的境界,然而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兩人放不下七十多年的恩怨情仇,甚至知道要雙雙隕命時仍要比對方多活一口氣,到最後才知道無涯子一生所愛另有其人,白白浪費了一生,可謂「幾十歲都唔化」的代表人物;而無涯子的執著在於「美」,對神仙姐姐玉像的迷戀自然不用說,甚至臨終要找個傳人也非要找個相貌堂堂不可。所謂「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莊子認為人難以擁有絕對自由,然而在「乘天地之正 御六氣之辯」的前題下,人仍是有遠大志向者為上等,可惜逍遙派三人均為人中龍鳳,卻作繭自縛,把自己限制在小知小年之流。


常言道「拎得起放得低」,不拎起又何來放低?到底什麼是正確的追求,去到什麼時候才是執著?難不成像《天龍》所示,潛心向佛才是為世之道?

《神雕俠侶》中楊過和小龍女一也是個為情執著的表表者,為何金老又不給個含包散的結局?楊過為愛痴狂,然而他對愛的執著,讓他放棄下了別的執念,像全真教眾人、郭家等人多次搞局,也能一笑泯恩仇。如蕭遠山當年想得通,取回蕭峰相唯為命,為了所愛的人放棄對復仇的執著,兩人的際遇定大有不同。這知道這自然不是佛家所提出的最高道德標準,卻是在筆者的境界之中最貼地的折衷之道。

說話回來,不知道在宋元四部作品中,大家的角色喜惡是怎樣?

我最愛的男角色,自然是宋朝版The Dark Knight喬峰和溝女界的「中神通」楊過(張無忌女也多,但那極其量是被女溝,而且近乎女難,楊過可是實力溝女,而且難得止於「溝」這階段,絕不像張大教主般三心兩意,境界之高,在下不能不服)。當然系列中最接近「逍遙」境界的洪七公,也是個絕頂人物。


最不喜歡的是郭靖,網上流傳金老將喬郭二人同評為俠之大者,如真有其事,那麼這個「俠」這在我心中就不再是個褒義詞了。

另一方面我對段正淳本來沒明顯的喜惡,但這角色和楊過同時給我在愛情觀方面極大的思考空間。

女角來說,最喜歡的是程英。

而在不喜歡的女角方面.......四部作品中不討好的女角自然多,但也許是異性相吸的關係,我反倒更能諒解女角,因此沒有特別不喜歡的,像阿紫生性殘忍,然而她對喬峰的愛可以說是矢志不渝,讓我恨不下這角色。唉,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觸手可及的優質科技基金

早前三馬持股的眾安在線上市,引爆全港IPO熱潮,而從騰訊分拆的閱文也將於下周四招股,繼中國第一fintech股,又來個中國第一content股,想必能延續上前的熾熱氣氛,然而這兩個IPO,只是中國網科巨頭們近期資本活動的冰山一角,例如:


手機遊戲天堂II:革命(在香港有賣電視廣告)的開發商,騰訊是第三大股東

美团点评完成40亿美元融资
此輪融資由騰訊領投,投後估值達300億


王者榮耀的原型-傳說對決的開發商,目前騰訊持股39.8%


搜狗赴美IPO 騰訊成大贏家
搜狗為搜狐數年前分拆出來的網站,騰訊持股達43.7%,傳媒報道估值約60億美元。


為本年至今最大美股中概股IPO,上市前螞蟻金服持股12.8%,


另有消息指騰訊已投資PUBG的開發商Bluehole,持股5%,並正尋求更大的投資比重。之前有外國媒體打趣地說,本年的TMT PE大致分可成兩類:有投資Bluehole和沒有投資Bluehole。公司現估值為46億美金。


而在毒撚領域這方面,像是之前提到的國內最大遊戲直播網鬥魚,還是彈幕網站bilibili(簡稱B站),背後都有騰訊的身影,後者已憑著在動漫圈子多年深耕,得來海外ACG公司的青睞,今日紅爆日本,呃錢能力不亞於王者榮耀的的手機遊戲Fate/Grand Order,在中國即由B站代理。


接下來還有什麼?我不知道,傳媒報道兩家巨頭旗下擬上市的子公司不下百家,市值越過萬億港元,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單是滴滴出行一家公司,估值已是驚天地泣鬼神。


筆者在之前提過,目前環球金融市場現金充足,資訊發達,公司可以輕易透過一級資本市場進行股本融資,根本不用著上市,特別是科網這一塊。上市都是為那些私募投資提供退出機制,當然也不是說公司上市後就不會上升,只是在二級市場投資還在忍受著上上落落時,那些pre-IPO的私募投資者已坐享數以N倍計的回報。如你認為那閱文的IPO是搵笨的,那最可取的方法就是加入搵人笨的陣營。可惜的是,作為一屆老散,玩私募投資的機會自然不屬於你。
.
.
.
.
.
.
.
.
.


.
.
除非你是騰訊和阿里的股東。


事實上,兩家公司不單是網科巨頭,本質上也是市面上最強的TMT私募基金。


一般私募(比較有名的例如紅杉、IDG等),不但會出資,還會提供各方面的支援,協助企業成長,但說到支援這方面,誰夠阿里和騰訊來?單是數據上的分享,也能讓被投資方的實力大增百倍。你也可以從負面的方向去想,當公司有一定規模時,要是沒有BAT其中一家背書,靠食自己混下去也不容易。


兩位馬姓的老闆,既會相馬,更會養馬。對於中國互聯網這一塊藍海,一般散戶既不會買,就算會買也不能買,唯一辦法,就是付點溢價,讓專家中的專家代勞。阿里和騰訊的主營業務已本固然吸引,而其強大的投資能力,對散戶投資者來說是一個非常強而有力的附加價值。

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2017年頭三季回顧/ 電競股簡評

組合大致保持6成中港股(包括A股),3成美股和1成現金的比例,如以MSCI China x 0.7 + S&P500 x 0.3作基準,年初至今表現跑贏大市。




組合的五大持組分別為敏實、瑞聲、騰訊、申洲和ATVI,最弱的申洲也帶來30%的回報。事實上這些都不是什麼秘密殺手鐧,盡是些沒有基金經理不認識的公司。例如首四隻均是劉國傑旗下的首域中國基金的重倉股,而我賺得比他多的原因,就是因為我更重倉。

這也是讓我反思良久的矛盾點之一,正如筆者在過往提到,我初出茅廬就經歷非系統性風險的洗禮,自此明白到投資組合平衡性的重要之處。因此cost based的組合權重受到嚴格的控制,然而market based呢?例如我本來就持有5%的瑞聲,公司上升一倍,在其他持股價格不變的情況下,瑞聲的權重就變成9.5%,我應否作出相應的減持?

從風險管理的角度來看,減持是必需的,但另一方面,這也是讓基金經理損失潛在回報的原因之一,例如劉國傑提到他十年前就已經投資騰訊(該訪問的連結十分推薦,他輕輕兩句,就點出我一直以來都意識不到的申洲增長點:網購年代,他對招行的分析也十分出色),他如當年的持股仍在,單憑這一筆投資已經足夠讓組合飛起來,然而在公司股價上升30倍的情況下,受到investment mandate的限制,基金經理是不可能不作出減持的。

但對散戶來說更要命的是,基金經理一年拜訪上千家公司,他們自然有更強的能力發掘新的投資目標,散戶卻沒有這般人力心力。因此唯一能跑贏他們的方法,就是蹲著他們的獵物,讓他們吃頭啖湯,然後比他們更有毅力地長期持有,既然做不了獅子,做隻禿鷹也是能搵食的。

基於這想法,在不賠本的前題下,我沒有對因股價而超越權重限制的股票作出干預。當然在升市中這政策成效顯著,長期表現則有待驗證。

至於下跌股票的部分,例如中國建築、通達、ASM太平洋等等,基本上一隻丘鈦已經cover掉,公司因下調出貨量預測而出現一輪大跌,市場明顯地忽略該公佈強烈暗示ASP比預期要來得高的部分。

對筆者的中港股組合來說,這是非常奇葩的三個季度,組合與大市的關連性前所未見地低。期內港股主要的上升動力,例如內房價值重估,內地金融業回穩,施政報告下對香港地產商的憧憬,個別汽車OEM的份額上升等等,我的直接參與度為零。

事實上如以日子計算,在頭兩季我有大部分時間都跑輸恒指(更別說MSCI中國了),直至中期業績後才一步到位地反映其合理價值,例如東江(2283)、敏實、申洲、丘鈦都是這個樣子,而耐世特年內基本上只郁兩次,一次是中期,一次是10月頭的業績簡報,只花兩步就由跑輸變大幅跑贏,要是我在上半年抵受不住跑輸的壓力而換馬,那就衰收尾了。這證明了每筆投資也有自己的步調,跟指數比較其實沒多大意義,追表現是專業投資者最常見的死法之一,散戶無必要作繭自縛,基本面與股價間的互動才最重要的專注點。

而且最近市況對消息反映十分急速,讓投資者沒有時間思考,以長汽為例,公司與BMW商討在中國生產Mini,股價馬上上升近20%,完全沒有任何操作的空間。

然而,猜猜誰是BMW和長汽的共同供應商,而且在昨天沒有顯著上升?




美股方面,筆者在2017年顯著增加美股的比例,由年頭帶落的只有ATVI、V、GOOG和AMZN和已沽清的FB,年中建倉的有ITA、DLPH、NFLX、NVDA、NTES和YY,還有深深不忿的MBLY。除了ITA是賭美國短中期的軍事擴張外,其他投資看上的均是公司的長期優勢和結構性增長,對於短期股價我是不太關注,然而表現卻是出奇地好,YY建倉後我甚至忘了把它放進watchlist,莫名奇妙地升了50%




說起這公司,我也略略說一下電競這概念。

簡單來說,受惠的公司很多,但大多數只佔公司整體十分小的部分,你不會因為這一小小的概念去買那些公司。

最pure的pureplay的就是即將上市的雷蛇,但儘管我房間至少有四件Razer的產品,我對該公司的基本面並不看好。

第二pureplay就是YY(儘管佔比仍是十分少),旗下虎牙直播是僅次於鬥魚(沒有上市)的中國第二大遊戲類直播網站,旗下王者榮耀和PUBG的直播主簡單爆紅,而且其貨幣化能力強於Twitch,如騰訊取得PUBG中國的代理權,相信只會更加火爆,要不是筆者偶爾會打幾鋪王者榮耀(對工作非常有幫助,新公司的同事透過朋友圈發現我實力不錯,叫我帶他們幾場,馬上就熟稔起來)是絕對不會發現到的。

但說這是電競概念股是不正確的,電競是專業化,YY買的卻是普及化,讓觀眾群能像看電視一樣,定期地收看自己喜愛的直播主的節目,證據是受歡迎的直播主都很擅長打鬧,而不是一味專心打機,就似在香港「九點半就要睇達哥」的道理。而事實上這才是中國遊戲業發展的重心,以王者榮耀為例,騰訊固然在遊戲聯賽上大力宣傳,但另一方面,公司其實花費更大的資源在休閒型玩家中,例如請大量內地一線紅星做節目,該遊戲的女性玩家族群比我想像中大得多。

當然國內直播的business model和歐美同業有極大不同(例如說,你知道什麼是送飛機嗎?),要分析起來又是一篇文章,投資者必需留意。傳聞虎牙會在明年在港分拆上市。



至於即將上市的閱文,我是game plan是怒抽,港股根本就沒有content股。

最近看了一套名為《那年花開月正圓》的內地劇,講的是清末陝西首富吳氏家族的故事,製作質素頗高,值得推薦;同時亦以上下班搭車的時間重溫《天龍八部》,是為金庸小說中最含家剷的一部,某程度上兩部作品都帶出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道理,做事盡了力就好,結果什麼的,實在不能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