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

選股如選兵

最近散戶兄的新blog文以兵論股,十分有趣。事實上我也很喜歡把這回事想像成行軍打仗,因為一位投資者所遇到的問題,與一國之君面對的其實相差無幾。

舉例而言,以抵御匈奴這點來說,趙國名將李牧的表現可謂無可挑剔,他上任後先採取堅守閉關的政策,讓北方遊牧民族無法發揮在平原會戰上的優勢,並使邊境居民的性命財產得到保障,其軍事行動得到人民支持下養兵千日,待邊防軍兵精馬壯,軍隊士氣高漲,士兵寧可不要賞賜也情願與匈奴決一死戰時才主動出擊,一舉擊破匈奴主力。

問題是,如果把將軍比喻成成股票,選將的皇帝是投資者,你能買中李牧這支好股,長期持有,讓他為你解決一切邊境的煩惱嗎?

首先你得知道,趙惠文王是個有位的君主,在他管治下趙國甚至比秦國更強。但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而且將領會按實際情況改變策略,未必與君主原來的期望一致,從而產生分歧,讓李牧一度下馬

李牧閉關後,也許是因為溝通上的問題,趙惠文王並未看出前者十年磨刀的苦心,反而認為李牧膽怯,於是派人替換了李牧。結果新將貿然出擊,折損頗多。

然而趙惠文王始終是個明君,後來二度找李牧出山,再也沒干涉他的軍事決定。

事實上我們作為投資者,對於旗下的投資總有不同的期望,例如我希望A股增長要多快有多快,但B就穩穩妥妥,收收息就好,C股要大興土木,加大資本開支,D股則應注重現金流,於是你把手上的資金(城池)分別交給ABCD四將掌管。

然而,正如趙王當然可能期望李牧馬上出關與匈奴決一死戰,李牧卻根據實際情況而另有打算,這時作為趙王該如何是好?如果你旗下的D公司跟你說「我們找到很好的投資機會,是主動出擊,加大投資的時候了」,你該讓他按自己的步調經營,還是把D公司換下,找另一家符合你本來投資方向的公司?

這情況下,對於形勢的客觀判斷似乎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問題是你作為趙惠文王,你本身不是軍事專家,你也無法與李牧有效地溝通,讓他詳細地為你解釋他的策略。小股東與公司管理層的關係大致也是如此。

既然諗唔掂,但最終還是要做決定,點搞?

有時候,真的只能講個信字。

像巴菲特就以不干涉旗下公司營運而聞名,但我不認為那麼多年來1) 巴菲特對這些公司的方針完全沒有意見 2)子公司管理層的方針完全與巴菲特的見解一致,如此看來,遇上分歧時,巴菲特大多是選擇尊重和相信管理層的決定。

然而這個「信」字絕不是毫無基礎,例如你知道你旗中一位將軍是安祿山般的契弟,你總不能放他在邊塞亂搞吧。這信心來自對公司架構和管理層的信任,因此個人認為巴菲特強大的投資回報背後,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看人而不是看數字的能力。

筆者也偏向讓管理層發揮,例如買敏實本來就是看上它業務國際化的方向,但既然公司說今年內地機會更大,那就做吧;買香港寬頻本看就是看上近期的強勁現金流,但公司認為減價戰能建立長期的戰略優勢,那就減吧;領展看到內地市場的機遇,那就北上吧。只要不是完全不合邏輯,而且管理層讓我感覺有能力和誠信,我一般都不會因為和預算有所出入而沽出股票,因為我相信即使我的眼光好壞參半,投資畢竟是追求upside的遊戲。另一方面,我絕不會把半壁江山交給同一人,這也是構成信心的重要因素。

我唯獨要防的是:

  1. 上文也提到,就是呂布、安祿山這類契弟
  2. 即使盡忠守職,但城池發生瘟疫,經營下去也沒意思,唯有班師回朝,百富環球(327)就是這種情況。

4 則留言:

  1. 的當是, 所以walter schloss也說投資是科學與藝術間的中間地帶. 有投資人把它看得比較科學, 有人把它看得比較藝術. Schloss跟templeton等等, 都是比較喜好quantitative investing一類, 算是把投資看得比較科學的高手.

    而70年代起的buffet, Munger, 是看人, 看管理層, 看公司的譽聲與品牌優勢, 這一些都不是帳目上可以表演或解釋清楚, 所以他們兩位老人家, 算是把投資看得比較藝術的人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Quant我搞不掂, 看人我也是soso,但至少我可以肯定後者可以隨時間而得到長進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