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這次和2015大時代一樣嗎?

1) 2015年的大時代,是在中國經濟下行中展開
對於中國經濟硬著陸的質疑,大概在在2014和15年到達頂峰,全世界一致不看好中國經濟,而港股大時代的前題,純粹是對於中央以金融政策取代傳統修橋鋪路,作為刺激經濟主要工具的憧憬。換言之,當時中港股票上升的理據,是衝著金融市場重要性快速提升所帶來的價值重估,而不是國家或企業的基本面,買的是「股」而不是「公司」。


而現在呢?簡單來說,我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聽到「硬著陸」三個字,對於房地產的市場情緒出現巨大逆轉,要知道兩年前很多大行都預期恆大之流很快會破產,帶動銀行NPL快速上升,未來不好說,但至少今天還沒有任何一個內地城市出現房地產爆破,相對兩年前的預期,已是一大勝利。


另一方面,當時沽空人民幣之聲不絕,甚至有一兩家主流大行估值美元人民幣匯價在2018年到達8算。


現在呢?活過2018年10月的我們,自然可以叫那些分析師番印度食蕉,更重要的是,人民幣匯價是在外匯儲備回升的情況下穩定下來,充分體現其自我復原能力。


2) 在2015年,市場對新興國家和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預期差距極大
在中國面對極為負面的市場預期的同時,美國經濟卻是一如以往地好,一來一回令兩個市場的情緒分歧極大,美國加息預期甚囂,再加上一眾35歲以下的投資人員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加息周期,於是嚴陣以待,加速資金從新興市場流走,令本身就有資金壓力的發展中國家雪上加霜,中國狂燒外匯儲備,阿根廷直接把整個資本市場摺埋,造之惡性循環。


現在呢?美國經濟一如預期地好,然而相對新興市場的優勢並不明顯。事實上中國在2016年下半年後增長強勁,國際金融機構數度上調中國GDP增長預測。而事實證明,資金的流出對於其他新興市場國家,例如墨西哥和阿根廷並不致命。再加上侵侵強差人意的政策能力,主流的市場共識,已由2015的歐美獨大,轉變為全球性的共同增長,資金重回估值較低的新興市場資產。


另一個思考方向是,S&P500公司的盈利在本年三季均超於預期,但美國經濟數據本身並不突出,花旗編制的Economic Surprise Index並無亮點,那你猜猜增長從何而來? 提示:這些大多都是國際公司。


3) 投資者行為明顯有所不同
在港股大時代期間,到處都是被風吹起的豬,股市的升跌幅很大程度上與基本面無關,而是純粹看哪隻股票更容易被炒起來。當年港股中期業績大多以遜於預期收場,沒有基本面支持的港股在績後已開始出現疲態,下跌至24000點的水平。


現在呢?你可以說市場已在績優股如騰訊和平安中crowd trade,但大致上股市的升跌幅仍未偏離對基本面的預期,十大成交上仍未見中國靈車之流。




更重要的是垃圾股依然垃圾,當年令筆者中招的垃圾類別公司,例如威勝集團、百富環球、博耳電力至今仍一蹶不振,石藥勁到飛天,四環依然是地底泥,而且恒生7~8月在25000~27000點之間整固,在中期業績明顯優於預期的情況下前進。


此外,筆者重溫大時代時的賣方報告,絕大部分均在理據不足的情況下同時提升公司的盈利預測和估值倍數;而現在賣方也開始多拿些概念性的主題出來吹,例如AI在保險股的應用,預測也相對進取,然而我仍未看過市場明顯地在財務模型上動手腳。

另一個觀察點是惠理(806),如果說388是大市窩輪,那惠理因其水位費的特色,而被視為call on a call。惠理旗艦基金的表現已突破水位,現然其股價只有大時代高位的一半左右。


4) 中資影響力大幅提升
這個不用解釋吧。


朋友戲言如果連懶到爆的筆者也在一個月中發出超過5篇文章,那就證明投資者對市場關注度過高,是見頂的徵兆。作為好友的筆者,在此立下本月第6博文作為戰書。

(其實有一篇唔關投資事)




7 則留言:

  1. 回覆
    1. 謝謝標竿兄^_^
      預祝定18年越賺越有 (組合有d重疊, 其實係祝福埋自己)

      刪除
  2. 我個人卻不是太樂觀. 看看如何發展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比較保守,2017年各個市場皆升,覺得2018年不會如此了,會有差異化。

      刪除
    2. 這方面我也是同意的, 但大體來說, 18年我認為是新興市場的元年

      無論如何, 既然有資產可以穿越牛熊越做越好, 那麼單純因為別人也一起升, 就預計跌時會一起跌, 邏輯上是不站不住腳的

      刪除
  3. 回覆
    1. 某程度上, 係好唔錯既指標
      ( ͡° ͜ʖ ͡°)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