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林鄭政綱—「兩大座山」領展與港鐵何去何從?

老實說,是次特首選舉的四位侯選人中,林鄭並不是我的首選。然而無可否認她當選的機會是四人當中最高,她的政綱幾乎可以說是香港未來至少四年的方針,值得大家留意。

如筆者無記錯,「三大座山」一詞是林鄭牽先使用的 (縱使其本人矢口否認),指的是領展、港鐵和強積金,排名有否先後則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根據林鄭剛發表政綱,這位候任特首對付這三個難題的力度明顯有所不同。

根據香港01的報道:

「林鄭又在政綱中處理她說過的「三座大山」:領展、港鐵車資及強積金對沖。針對領展問題,林鄭提出興建新街市、改善現有設施及發展墟市;對於打工仔常埋怨港鐵車資昂貴,林鄭擬用部分港鐵派予政府的股息,以降低長途車資,預計數以十萬計市民受惠。她指會在取消強積金對沖議題繼續尋求共識。」

目前為止,現屆政府對於處理港鐵車資的議題上相對積極,其實際行動包括邀請港鐵提早檢討車資調整機制, 筆者一向不預期這協商會對市民帶來明顯的益處,但至少叫做做左野;另一方面,強積金對沖機制的調整仍處初步的階段,勞資雙方的分歧依然巨大;而領展的case,更只是流於口術的程度,根本沒有任何進展。

然而林鄭的這份政綱卻正好相反,對於領展的方案相當積極,看似牽先跪低的港鐵卻沒有任何損失,至於針對強積金對沖的提議,則是講左等於無講。

筆者在早前對於港鐵的分析也提到,要是說領展和港鐵兩家公司中誰佔了納稅人更大的便宜,後者尤勝一籌。世界各地的車鐵營運商大多錄得虧損,因此需要政府補貼,然而港鐵在車站業務上就能直接獲利,同時又能攤大手板得到利潤驚人的車站租賃和物業業務作為「補貼」,其商業模式集私營公司的效率和公營公司的政策優勢於一身,屬異類中的異類,而且領展的霸權大體上止於目前的商場組合,但港鐵的商務和物業仍隨著車站發展而不斷擴張一那麼為何林鄭對港鐵如此寬鬆,對領展卻是正面迎擊?

首先,由政府分派港鐵股息予市民的方案是由董事會主席馬時亨公開提出,事實上這方法在邏輯上無可辯駁,私營機構的目的是股東權益最大化,民生問題是政府的考慮。肥馬的方案把整個波拋給政府,既然政府是港鐵的大股東,透過股息還富於民,股東滿意而市民又能受惠,不就一舉兩得?至於領展,政府並無持有該公司任何股票,自然沒有這種兩全其美的方法,但個人認為背後最大的問題是:領展走得太遠太快。

事實上,即使香港政府不是港鐵的大股東,雙方的利益關係仍是一致,因為政府需依賴港鐵公司協助城市發展。港鐵近期的工程進度和預算超支為人垢病,但不可否認的是,港鐵仍是為政府執行鐵路工程的最佳人選,更別說鐵路項目的地皮能為政府帶來巨額的賣地收入,因此對於港鐵超符常理的利潤,只要該公司識做(見下文)的話,政府大多是隻眼開隻眼閉。

至於領展,說該公司對社會全無貢獻是不公平的,至少在領展接手房署商場前,筆者連買杯珍珠奶茶都要走15分鐘路(但那家店已在近期結業,取而代之的是一家上海餐廳,而近期在同區至少開了三家上海餐廳)。另一方面,貴的商場也不只有領展,像置富旗下的民生商場東西也不便宜,針對領展的不利民意來自其轉型急速,感覺上物價大增,因此某程度上是期望管理的問題,但無可否認的是,市民和政府唔會理咁多,而領展在紓解民情的工作仍未足夠。因此考慮到政府立場的權衡,領展比港鐵更像一個大麻煩。

其次,無論是公用事業還是民生生意,只要生意與大眾的關連度高,無可避免要與政府打交道,政通人和是十分重要的。在這方面,在商政兩界左右逢緣的肥馬可以說是港鐵一方的最佳人選,他的名銜是港鐵董事局主席,但他的實際工作是個說客和PR。在他上任初期即面對兩大燙手山芋—高鐵超支和車資調整,均表現出看似合作的態度,提出看似負責任的方案,但事實上公司幾乎沒什麼損失。但無論如何,其圓滑的處理方法的確讓政府有下台楷的空間,因此筆者傾向相信要只公司在車資上作輕微的讓利,政府就不會對其真正的核心業務—車站業務和物業發展加以限制。而領展的態度,從其異常串咀的投資關係經理的言論可見一班,更別說最近與市民發生正面衝突,要是今天要捉一家公司出去打靶,你不死誰死?

那麼今天林鄭是否真的要捉一家公司去打靶?沈旭輝說中央政府仍需要香港,但不一定需要香港人。筆者擁有豐富應徵中資機構的失敗經驗,對此是萬二分贊成。但說話回來,中央需要的是一個穩定的香港,從這角度看,香港人的確是一個重要的input,因此只要是政治正確,又能在這緊張局勢下轉移民眾視線的事情,中央一定大力支持,再加上文提到的因素,這給了任何一位特首候選人整治領展的理由,不要做什麼大工程,就在所有重點業務區域,如天水圍起個公共街市也夠你煩。

筆者素來不是CSR投資的最大支持者,像什麼濠賭國防煙草股,只要能賺錢我照買不誤,但要是企業形象負面得影響其業務,則不可忽視。環球銀行業是一例,畢竟歐美從政者必需向選民交代,希拉里就因為與華爾街的關係過於緊密而在大選中遭受挫敗。香港市民並不能透過民主選舉表達類的訴求,但當不滿到達臨界點時,當權者也不可能撒手不理,特別是當今香港政府需要大量轉移視線的目標。領展管理層的執行力,已經歷多年的考驗 ,但其PR可以說是每況愈下,長此下去,會否走到臨界點?考慮到香港人奴性之強,我認為時候仍未到,但政府已釋出「好自為之」的信號,要是領展仍然固我,就有機會構成政治風險。因此相比於租金走勢、物業估值等事情,筆者更關心領展在公共關係上的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