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貿易衝突之我見


特朗普的600億中國關稅計劃早於本周初就有風聲,至於周4正式發佈後市場才有反應,市場對當中政治風險的輕視程度令人咋舌,當特朗普是在玩口水戰的,明顯是低估事件的嚴重性。但另一方面,在該計劃正式公佈後,市場的fight or flight情緒又是另一種無理。

筆者個人的看法如下:

1)      兩國貿易和利害關係錯綜複雜,某程度上攻擊對方等於攻擊自己。以美國一直指控中國偷取專利一事件例,手機的生產和設計技術應是當中的重災區,但如果美國對進口的中國品牌手機徵收重稅,事實上也是傷了自己,因為高通、德州儀器、美光等公司向中國手機供應大量半導體零件。

另一方面,美國公司對偷IP隻眼開隻眼閉,是因為中國市場極為龐大,如不妥協而放棄這大餅是得不嘗失。表面上這些公司批評中國對IP保護的政策,但事實上當特朗普付諸實際行動時,引起中國報復性行動的潛在風險時科技公司又怕起來。

我認為雙方會在各自的優勢上建立更大的壁壘(例如美國的半導體技術,中國的稀土供應),以保持競爭力,特朗普拿下博通高通的收購案,正顯示更多的商業活動被搬上家安全的層面,但某程度上這不是壞事,因為只要雙方仍方有所依賴,就有協商的空間。在二時戰日本對於這種資源上的挑戰,選擇訴諸戰爭,在當時已是不可行的方案,在廿一世紀更是不可能。修昔底德陷阱成了環球投資界的熱話,但中美關係之緊密,與伯羅奔尼撒戰爭中的雙方不可同日而語。

2)      華府官員turnover和熱門新股的換手率不相伯仲,特朗普終把整個白宮切換成鷹派人物,但你必需了解的是,即使如此特朗普也不是隻手遮天的。美國政府目前的形勢是,特朗普一直在簽行政命令,但需要經兩會通過的議案卻全都困難重重,記住兩會是由特朗普所屬的共和黨所控制的!證明其風格在黨內有極大爭議,像在剛通過的開支議案,238個共和黨議席中,就有90張反對票。

3)      中國也不如眼見般被動,一般人認為中方的報復行動只涉及30億左右的產品,而且儘是些什麼水果,廢鐵般的商品,和美方的600億行動比起來是不著邊際。

這想法是大錯特錯,因為中方針對的行業,全都是共和黨傳統票倉的產業,中國的目的,並不是要真的影響美國經濟,而是特朗普的政治力量。

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在即,選情一早已出現微妙的變化。賓州自2003年就是由共和黨成員擔任國會議員,但在最近的補選中卻跑出一個民主黨的勝出者,共和黨人自然大為緊張。

個人認為中國的政策是以退為進,擺出一副走投無路下才走上貿易戰一途的姿態,當衝突發生時,美國選民就會更加傾向把矛頭指向特朗普,而不是中國。真正的共和黨成員會考慮黨在國會中期和下一任總統選舉的形勢,必定會向特朗普施壓,像農業重鎮和共和黨傳統票倉印第安納州的眾議員已經在叫救命。而廢金屬行業總量不多,卻在美國支持15萬以上的職位,而且這些正正都是當初投票給特朗普,以為他能帶來正面改變的勞動階層。

4)      基於以上分析,特朗普其實是在和時間競賽,由於他風格極度鮮明,預計選舉中的一部分搖擺州份已提早take side,換言之他要做的就是加快實行競選承諾,以確保票倉的選情,因此痴線行為將越來越多,但這些終究只是政治show,因為一旦政策引來對美國人的實際影響(例如物價上升),又必會影響下任總統的選情如上所說真正的共和黨人也不會坐視不理事實上對國收稅一事已激怒美國大量商會和遊說組,其控著大量政治相比起什劍橋分析有著更大的能力直接左右政壇的走向。對商界來說,特朗普班底的最大利用價值,就是其減稅和金融業放寬的法案,然兩者皆已通過,商界的立場將會更加搖擺。特朗普可以don’t give a shit但共和黨卻惹不起。

5)      更重要的是,正如劉德華所說,一二三六點小,你知我知,個單眼佬都知。美國政壇是不可能不考慮這些因素。所以我的結論是,特朗普的行動是開天殺價落地還錢的手段,並不是真的打算跟中國開拖。

特朗普收稅,還不忙補
China was still a friend」,又為徵稅名單設立30天的公眾資訊詢,別傻了,他做事何時需要公眾資詢?這30天擺明是和中方的談判的。

此外,我個人頗為讚賞中方處理的力度和手段,如上文提到,這30億報復手段的意義遠大於數字本身,也不違背期望以合作解決問題的基調。如果像那些二流政治分析員建議般,向飛機等產品徵稅,那絕對是一步大壞棋。中方籌碼不少,國內仍有很多商業機會仍未完全向外開放,因此當中有大量的既得利益可以用作談判的資本。以往美國每次動用301,中方都是作出一定妥協了事,儘管這次特朗普的手段較為激進,但我預料結果不會有什麼驚奇之處。

6)      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我不認為特朗普會向對產業鏈下游造成明顯影響的出口品入手,例如各類產品的零部件(除涉及明顯傾銷行為或IP糾紛)。另一方面,人們釣魚後為漁獲拍照,拍攝的對像永遠是最大的一條魚,而不會是一大堆魚毛,縱使魚毛可能更值錢。特朗普要作政治秀,目標就一定要夠高調,因此我認為中國品牌(例如手機)卻有機會直接受害,特別是華為和中興,兩者涉及中美兩地在5G技術上較勁,讓美方有更正當的理由打壓。

12 則留言:

  1. 中化是港式中國文化科啊^^

    T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個年代叫中國語文及文化科(年齡曝露)

      刪除
  2. 我個年代都係叫中國語文及文化科(年齡曝露)+1
    大家看來都是玩魔獸大的,哈哈

    回覆刪除
    回覆
    1. UO->金庸->龍族->魔力寶貝->天堂2/魔獸/Guild Wars->Aion->Guild Wars
      之後就冇掂過online gamen了

      刪除
    2. UO 我都有玩喎,當年仲係56K時代~~

      刪除
  3. DSE第一代好像是1994年出生的...

    回覆刪除
  4. 1982還持有嗎?後市看法如何,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損失15%左右時已止損離場, 我算是高估了公司透過價值鏈上移抵消原材料價格上升的能力, 目前紡織業中只仍有申洲和晶苑具投資價值

      最近有點忙, 天氣一冷一熱又病倒了, 我看看有沒時間寫一下後市

      刪除
  5. 這貿易戰我沒想太多, 感覺上只是大家做一場戲, 現在是要面階段, 大家各不相讓, 過一排大家自然埋位傾一傾, 政治野就係咁.

    最怕反而係市場解讀錯誤, 以為大家打算真打出手, 有機會因而造成市場大亂.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