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

新秀麗沽空事件是對分析師的嘲笑


新秀麗1910)遭到沽空機構的狙擊,儘管筆者沒有持有相關的財務權益,但事件對我而言仍具一定震盪性。


以往在中港市場常見的狙擊對象,大多是某些財務指標沒來由的地比同業好業務集中在某一國家/地區,讓調查人員可以有效地透過實地研調找出公司的可疑之處(典型的沽空報,往往貼滿分析員實地察的圖片還有不知從哪找來的單待等。反過來說,像那種業務普遍全世界,品牌具一定知店度,出貨渠道相對地有跡可尋的公司,則較少被沽空機構以財務造假的理由攻擊。這也是筆者一向喜歡投資以知名公司為客戶的中游公司的理由之一。


而這次新秀麗很明顯是個特例,當天透過財經apps得知公司被狙擊後,我馬上尋找相關的報告,看看該機構如何搜集新秀麗在財表造手腳的證,畢竟公司業務普遍全球,他們總不會閒到飛往世界各地數行李箱吧?

結果呢?報告內基本上全都是已公開的資訊,沽空機構幾乎是透過googling完成這一篇報告!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問題,又沒人說透過公開訊息不能作出有效的分析,然而既然大家都是用公開的訊息做報告,想必號稱盡了due diligence之責的賣方機構in either way能對沽空機構的觀點作出快速的回應。

結果呢?來讓我們看看部分賣方分析師在事件後的回應:

瑞信:歸納了沽空報告的觀點,然後說自正在等於管理層的回應基本上沒有提供自已的分析,維持原目標價
德銀:對沽空機構的觀點提出初步的comment,維持完目標價
HSBC:基本上站在公司這邊,卻因為「account for heightened perceived risk」而下調目標價
CLSA
:基本上跟瑞信差不多,但因為該行本來就叫沽,所以什麼都不說也是個勝利

眾多回應中,以HSBC的最為無恥,如果你認為公司根本沒問題,還有什麼heightened perceived riskcount for?這不就等於周街同人講利記會贏波,但因「風險理由」而買和波嗎?

上面也許有遺漏,但反正絕大部分賣方仍未有所回應,大概是在等管理層回應。

有什麼好等?如上所說,沽空機橋的論點都是透過公開訊息歸納而成,對方看過的,理論上你應該也看過,你之所以敢叫別人買,就代表你也考慮過這些因素吧?大家是在同一起點分析,賣方卻聲都唔敢出,說是被沽空機構指著來笑也不會誇張。

歸根夠底,要麼就是分析師根本就沒仔細看,或更甚者,一早已看出問題卻選擇視而不見。

前者其實還好,畢竟如果市場是高效、並競爭性強的,那些無料到分析師遲早收皮,然而後者卻是現今賣方分析師的存在感越來越低的原因,因為有能力看出問題的人,難以在這個圈子內創這價值。

也許二十多年前,賣方研究仍是個可以單獨地運作的收費服務,然而今日市場資訊泛濫,賣方也可以說是滿人為患,賣方分析基本上已淪為equity sales的銷售讀稿,沒什麼價值可言。

更重要的是,既然賣方分析師無法獨自搵食,就要睇人面色。試想想如果你老是跟上市公司的管理層唱反調,如果對方要搞些M&A、分拆上市、配股之類的資本活動,你認為你所屬的公司還有份嗎?股票研究的本質是中立地分析公司的投資價值,然而今天賣方的運作方式,已變成在合理風險之下盡可能擴展旗下coverage內的buy list,爭取搶奪其他ibank業務機會的資本。

因此看不到公司有問題的分析師自然不可能跟你說出問題,更仆直的是看得出來也不會跟你說,要是公司真的因為出事而delist,我不就少了個米飯班主嗎?

由此你可以想像得到,對於賣方而言叫出一個沽售的建議需要多大的勇氣(特別是基於估值以外的理由)!當年UBS的梁裕昌在市場一片看好利豐的前題下獨唱反調,認為公的商業模型有根本性的問,並不可持Spencer Leung經此一役一戰成名,成為星級消類分析師但如果當年事情往另一個方向走,估計他老早要轉行了,反過來說,當年看錯的大多數分析師今天仍活得好好,畢竟大家一起叫buy,公司管理層感激你,投資者也不太敢罵你。因此敢make call的人,大概都不會在賣方,像The Capital Group在事後馬上就增持了新秀麗,不管該基金的觀點是對還是錯,它起碼是基於一個觀點行事。

有些市場人士認為沽空機構為了一已私利而影響市場,行為有如造市,必需受到監管。唉,其實這些賣方人士何嘗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亂發投資建議?在我看來他們也應受到監管。MiFID II的推行是為了避免分析師的利益衝突,但我認為是治標不治本。

其實不止是散戶很多機構投資者或基金經理雖知賣方有利衝突但自也無力對眾多股票作出深入的跟,因此只能憑經和選股的原則避開地雷這大概也是這次新秀麗被狙擊令市場跌到滿地眼鏡的原因。

當然之前發生在瑞聲的沽空事件對市場而言同樣震撼,而瑞聲也的確展現出藍籌風範,二話不說請了個第三方機構對公司作出調查,反而更確立市場對公司企業管治的信心,且看新秀麗這次如何拆彈。

無論事件發展如何,對投資者而言,如何合理地運用市場上的資料,是非常重要的技巧,市場分析雖未到「信你一成雙目失明」的地步,但內服外用均需審慎,畢竟風險是你自己承擔的。像領匯的報告我也看很多,但某程度上只為理解市場如何估值,如要做fact  finding,我寧願睇link仔和O2的blog。






5 則留言:

  1. 常言道, 有分析, 無出息

    分析師唔再係well respected已係一個事實, 淪為大行喉言以榨取老散血汗以自肥

    要做, 一係做投行, 做到最賤個D, 分大BONUS 買田買地又好, 食玩訓也好; 早D退休, 拎番自己人生
    唔好唔上唔落, 只恃做IBANK就買架靚波子住大屋, 但係得個10皮8皮人工, 每月所淨無幾,但係日日帶住媽媽番工做一隻行屍走肉

    回覆刪除
  2. 做PM 都幾好, 賭輸左無緊要, 都係OPM
    管理費也是我的
    提早贖回? 得! 又要俾redemption fee!
    哈哈....正宗公我贏字你輸的遊戲

    日日買定離手就可以打GOLF 溝女, 但係當然"搵人俾錢"係最難, 昆到便OK

    回覆刪除
  3. 說到底大部分大行分析員都係呃飯食,表面風光,實際有苦自己知

    回覆刪除
  4. 其實賣方分析員係好可憐,有時ONE on ONE上門Roadshow,有D脾氣臭串既FUND MAN 會用粗口鬧。有邊個想自己臭朵成為中環笑料。真係打死都唔做Sell-side analyst

    回覆刪除
  5. 其實大行報告很多時候都有不錯的觀點,ignore個目標價就可以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