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7日 星期五

侍機行動


首先必需說,運氣這次站在筆者這邊,我在1月尾換工作(對,我又跳槽了XD , 新東家只容許員工透過IB買賣股票,因此筆者本來用作買賣債券基金(但同時能交易股票)的broker戶口也要關閉,當時環球高收益,中國高收益和新興市場債券資產佔組合比例達30%,贖回和資金轉換完成後已是2月中的事,因此加上本來10%的現金,等於拿著40%的淨現金走進3月的死亡漩渦,不然大家都知道債市發生什麼事了。

個人認為關於這次危機的最大lesson to learn,在於不同資產的關連性會在尾部風險發生時大幅上升,因此透過股債(甚至加上商品、房地產)作風險分散的策略,在平時數字上看起來很美,但遇上真正的大浪時卻是不堪一擊。舉例而言,IG級別債券相對股市的平均beta0.1不到,但在MSCI世界指數下跌30%時,相關債券指數同時也下挫10%,甚至是在近零息情況下的天字一號投資機會—黃金的價值也受到衝擊。原因無需多說,打開google不難發現這一遍屍橫片野的call margin潮。個別高槓杆的產品,如UBS發行的MORL甚至突然死亡。

另一方面,「只買好股票」的投資策略表現又如何?在你沒有槓桿的前題下,應該不至於突然死亡,但別以為可以免疫於波幅。強如可口可樂的YTD跌幅也達33%,你以為股票很扯?債券才痴線!作為一家A grade發行人,也是世界最強的staple品牌,無論是疫情還是對於衰退的憂慮都不至於讓公司違約,Cola4年債券價格卻由103跌至94(後來只花一天回到100)

很久之前看湯文亮博士的文章,說旗下的物業公司在一次市況低迷的情況下被銀行call loan,湯博士說自己的公從沒遲交數又易湊,根本一等一藍籌客,誰都不callcall我?銀行RM在面對壓力時也只能有收就數,市場也是如此。但對投資者來說,這種行為無疑是一個機會,你根本不需要對疫情的發展抱有樂觀的假設因為市場上的不合理性本身已是一個很好的打獵場所。

又例如說AT1的債券在最差的時候下挫超過25%DB決定不贖回DB6的決定基本上讓所有AT1的定價由yield to call換成yield to maturity。但就算以YTM來定價, spread仍高達700點子。今天銀行的資本實力已大幅強於08年,再加上各國政府不救人先救市的心態,AT1bailout極不容易。同樣道理,美國的ETD也是屍橫片野,連資本實力較強的美銀所發行的BAC PRK也一度跌穿20

亞洲債市也甚為恐怖,根本把債券當成股票在賣,收益率走進10%,甚至15%的短年期債券不計期數,更扯的是同一發債人發行的在岸人民幣債券幾乎紋風不動,只有美金債市場在那邊激動。我不是說信用質素完全不受到影響,但以內房為例,昨天5%今天15%,等於你的組合容許一年10%的違約空間,風險已受到價格的保護。事實上如果有10%的屋企違約,中國是一定會爆炸。

股票呢?先不說那些確定性較低的公司。像可口可樂我說了,這次我目前加倉最重的股票,一度達組合10%,但昨天至低位回升近18%後就先砍掉一半。一些抗疫股票,例如香港寬頻、香港電訊、甚至日清杯面均沒來由的跌下來。另一方面筆者算是徹底放棄摸底或任何形式的time the market,採用日供股票策略,當日跌市就買一股SPY和一股QQQ

另外也有些小幅度的買入,例如LULU(當時200走掉一直在鎚心口,沒想到能在150買回)、NKE、BAM、MCD、YY

金價亦因為全市call margin而被拉下,這大概是今年最容易賺的錢。

當然損傷仍是有的,尤其是重倉股申洲下挫,但整體損失仍壓在5%左右,最大drawdown大概13%。目前仍有27% cash待機行動,但現在出擊反倒比1月的時候容易得多因為無論有沒有武漢肺炎,衰退離我們越來越近是一定的(因此現階段我絕不是樂觀派投資者),所以筆者選股的重心仍在於結構性增長和逆周期,現在這些股票竟和beta股跌得一樣慘 (甚至更慘),開心都來不及。但老實說即便如此,在損失超過10%時心理壓力仍然很大。既然不是仙,難免有雜念。

但如上一篇blog文所說,年輕就是本錢,相對大上大落,讓資產價格一直在高位徘徊 ,買高收益債也只有4%回報才是真正的痛苦。

3 則留言:

  1. 又有運又年輕,俾你玩哂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反正本金得個小小, 嬴又唔多輸又唔多XD

      刪除
    2. 認同這次是機會,多於危機,我都分段買貨,但現在損失好大😓😓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