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2日 星期四

Pain is an old friend – 致年輕投資者


這次市場大跌,固然源於武漢肺炎疫情之嚴重超乎市場想像,環球供應鏈幾乎斷裂。然因緊隨其後的各國央行的應付方式更讓市場擔心,聯儲局緊急減息50點子,目前期貨市場幾乎已反映著零利率的出現,美元負利率似乎只是時間問題,當歐洲和日本走向負利率時,資金尚可流入美元資產尋求收益,如果連美息也負了,資金何去何從?銀行、保險等金融業的商業模型會否受到根本性衝擊?另外一般情儲需要5%的減率幅度應對現在已是零息還背著龐大赤字的話還能拿什政策出來也許這比肺炎本身構成更大的擔憂。

在肺炎發生之前,市場的共識是:在美國大選前市場應該還可以,但在2021之後衰退風險漸增,因此心態上本來就是在本年搶得就搶,現在遇上肺炎和油價波動的雙重夾擊,資金意興闌珊,直接退出也是人之常情。

另一方面,也有人分析道因為ETF、程式交易等技術興起,令股市尾部風險大增,因此出現更多大上大落的情況。我不是交易員,所以我不能定這是否事實。

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人性始終如一。Howard Marks所說,企業的經營情況,在絕大多數情況下落於「還不錯」和「不太好」之間,但在flight or fight心理作祟下,市場反映的往往是「完美」和「絕望」兩個極端。就算以上對於程式交易的描述屬實,只是加快了在兩個極端中間的震盪,沒有改變事情的本質。

這意味什麼?不少評論家說股市在他們的有生之年都不會回到現在的高位現時股價是100,是高估了公司的價值,因此衰退後的公允價格是60人性訴我們在跌市後然會先低於60,然後慢慢回升。就在未來10都不會回到$100真的是個問對於手頭有彈藥的投資者來說這根本是個機遇。

在這的第一個重點是彈藥,這也是年輕投資者的相對優勢。因為你們的收入佔整體財富的比重仍然很高假設你30歲並擁有百多廿百萬身家就當你輸掉10%,也就是十多萬的事情也許兩三月的工資就可以填回這損。

更重要的是你根本無需要刻意騰出資金等待入市當然留著一定的資金應付失業般的情仍是要的),穩定的薪金本身就是個抄底利器你工作表現良好而獲得晉升也許現時一個月的薪金就已等於早幾年儲蓄的數個百分比足夠讓你有效地在「絕望」市場操作。相對地年長的投資者為依賴投資收入,必需騰出資金應付跌市又怕derisk後錯失升市天人交戰。

因此千萬別失業因為你的工作是在跌市尋求機會的最大資本。而且不要槓股市現時波動之大前所未見再放大波動只是自找煩,別讓波動影響生活,集中精力努力工作,搞不好公司實施緊縮,決定要裁掉某個高薪低能的director時,讓你表現自我的機會就來了。

另一重點就是,資產本身是否仍能持續帶來盈利。盈利和虧損一回事,在盈利的情況下增長多寡是另一回事。

負面事件將持續影響企業的實際盈利,甚至幾可肯定市場的預測還是過於樂觀。但筆者在舊文中說過,資本市場是個很神奇的東西。假如你有一門年賺10%的業務,你覺得很好,知足常樂,但市場覺得它應該要賺11%,於是就強行送你一個mark to market的虧損,但終歸到底,這個只是機制問,只要企業持續盈利,企業價值就會隨估值滾動上升,別在賺錢的企業上輸錢,這是筆者的投資座右銘。

就當金融體系真的會崩潰,消者是否就不飲可樂,不吃杯面?香人是否不用寬頻?機友們是否會因為經濟不振就玩不起60美金一隻Call Of Duty?有多少富家車主因此玩不起法拉利?你必需就每一筆投資進行類似的思考。

如果你認為企業始終能長遠盈利的話,那麼這支跌至$60的股票,最終還是會長回$100或以上。這可能需要數以十年的時間(想像一下你在99年買入微軟,在當時這是相當蠢的投資決定),但如果你有紀律地用儲買入這家公司(例如在2000後的低迷期慢慢地儲貨,平均回報不會讓你失望。

因此致各位年輕的網友如果時間真的是投資者的朋友,那麼在這市況下,該驚慌的絕不是你們Pain is an old friendDr Strange在電影中決戰Mordo前說的一句話,以弱敵強,靠的既是戰略,也是決心。

容許我再一次強調,賺20%和賺15%也是賺,但在資產價格的體現上卻可以是20%以上的一次性資本損失,需要時間來修復,這是資本市場的本質,無論有沒肺炎,無論沙皇是否在玩野,這每天都在發生,接受了這個pain,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我從不是心靈雞湯類的blogger,但在這情況下,心理上的準備也許跟分析力同樣重要。

4 則留言: